(康 子)

  「等」時難。但為甚麼要等?為下一次再起作準備。

  如果只是齋等,沒戰略,沒謀算,沒儲備,會逐漸消耗乾枯。

  像棄卒,像怨婦。甚至像一隻寵物犬,每日的生存意義,就是盼主人回家?令「等」全無意義。

  有長情朋友,在公司等遣散,稱「存亡與共」。結果同事走了,上司走了,連老闆已宣布撤退,他仍留下,似被點穴。

  所為何事?過程中,種種折騰、忍辱、蹉跎,令朋友變成一個非常怨毒的人。影響其家人,以及往後的生活態度。

  「等」是一門工夫,其積極用途,為換取時間與空間。

  史上最厲害的例子,是越王勾踐:身陷牢獄,臥薪嘗膽,苦到不得了。

  勾先生之「等」,是為復國,得西施范蠡文種等之助,屬「事業成功」的層次。

  但因為涉及功利,非關仁義,大家都計算得失。越王再起,已成為一隻怪物,「只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

  所以眾功臣等,唯有退隱江湖。去到二千年後,金庸的《笑傲江湖》,令狐沖助任我行復教主之位後,亦只有引退一途,大家竟找不到另一條出路。

  究竟「等」還有何用?除事業之外,尚可以提升至宗教的層次。要是你有虔誠信仰,「等」可以是一種心靈上的追求,以及在世的修行。

  像先前說的「忍辱」,無目的、無止境的忍下去,會令好端端的一個人,變成陰狠暴戾,後來會做出可怕的報復。

  可是在佛教,卻是修行六法(「六波羅蜜」)中,排名第三,包容忍耐,視為消孽障的一種考驗。於是令到「等」,成為修行的橋梁,預期可助你到達彼岸。

  除了自家修,等候期間,還可以作「觀照」:啊,原來表面上親如兄弟姊妹的同事,其實各有盤算。或疑似父母的老闆上司,根本是以此為統治手段。等等等,所為何事?回到家\xf9堭o溫暖?原來個個是冤親債主。於是終於覺悟。至於去到哪個層次?看你的根基與資質。這是「等」的豐碩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