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病毒第四波,終於又爆發,這次播毒來源非常清晰。

   生署 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醫生表示,確診數字上升快速,形容疫情「來勢洶洶」,她相信「跳舞群組」出現超級傳播,並指在多個社區及不同地方亦有隱性傳播。上一次在稻香酒家,也是一群大媽群組慶祝回歸,歡天喜地中式歌舞播毒。這一次的跳舞群組,分別在於一家叫做星光夜總會的私竇,有西式舞男親自貼面指導。一中一西之間,由於西式跳舞有高大英俊健碩的洋漢和高等華人舞男在現場,令至少年過花甲的本地高齡婦女大受生理刺激。即使喧叫高歌,無論音量分貝還是口水花,都高於普通話歌曲,因此第四波危害更高。

  張竹君指患者前往人多的地方或在合適環境中,容易將病毒傳播,認為這與「個人因素」也有關,呼籲市民在本周末應減少活動,並應「睇定 先」,以及盡量留在家中。

  張醫生的暗示:若以重金聘請舞男,以後請在各自家中單對單跳,不要再聚眾害人害己。事實上在家中親密跳舞,若要進一步實踐友誼,近水樓台,有一個雙人房,有一張雙人 ,效率更為便捷。

  但估計香港的富婆不是 人,此一簡單道理不是不知,而是醫生和富豪老公一樣要慘遭香港封關之苦,整日留在家中,又不是隨時 部中港車上觀瀾湖打波,形成家居空檔,請問又怎樣帶舞男回來狂跳呢?

  因此特區政府早日結束疫情,責任最大,而不是反問富婆為甚麼不在家\xf9媮|行跳舞活動。林鄭、陳肇始之流可能一生也未跳過舞,特區政府太缺乏人性常識,但只要問一問行會\xf9堛煽鰨a驊,湯大狀年輕時在香港大學宿舍必開過舞會,貼面西洋舞駕輕就熟,近城隍廟也不懂求一支籤,難怪這個政府咁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