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新型肺炎變成全球大瘟疫,但其中訊息混亂,醫學專家無從尋找規律。
  首先是香港那個竄上美國郵輪鑽石公主號的八十歲超級播毒翁。這位老人家在船上只停留了五日,年初一清晨香港登岸,但留下的病毒輻射圈,勁過港英撤出香港之前埋藏的地雷,無遠弗屆,目前為止輾轉感染近二百人。
  有如廣島核彈,命中中心的那幾幢建築物,固然在電光火石中化為飛灰,但以此中心向外震盪的同心圓,周邊輻射的人也死得很慘。
  有一點無法解釋:此一老人身邊有兩個女兒,全程貼身跟隨老父上船玩樂。兩名千金卻竟然一點事也沒有,這就違反了廣島原子彈核爆輻射線的規律。
  唯一的解釋,這艘輪船的超級播毒元爆者,不只一人。年初一就有超過一百八十人在香港反方向登船,繼續這艘船在越南和台灣之旅。此批乘客,有沒有湖北人,或有沒有內地人,應該才是日本衛生當局最終的首要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