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慧然)
  荷美郵輪「威士特丹號」(MS Westerdam),被指可能載有患上新型肺炎的乘客,先後被日本、菲律賓、韓國、關島等地拒絕停泊,一直在海上飄泊了兩個星期,較早前獲知可在泰國停泊,誰知泰國衛生部長阿努廷已下令不准「威士特丹號」停靠。這艘巨輪彷彿成了海上孤兒,正努力尋找著新的停靠點。
  「威士特丹號」是一艘排水量八萬兩千多噸、可載客一千九百多人的豪華郵輪,總共擁有十一層客用樓層,船上設施齊全,泳池、按摩浴池、戲院、賭場、水療及健身中心、餐廳、酒吧、商店應有盡有。若無瘟疫陰影,一船的乘客可以暫時放下日常的煩瑣、沉悶、煩惱,在船上醉生夢死。
  可是,一場瘟疫,改變了一切,一船的貴賓,被視作帶菌者,沒有一個碼頭肯接收。
  也就是說,郵輪離開高雄後,再也沒有辦法停泊岸邊。船上一千九百多個乘客連工作人員的無助和徬徨,不堪設想。
  執筆之時,另一艘郵輪「鑽石公主號」因為一名香港乘客確診新型肺炎,郵輪自本月三日返抵日本橫濱港後,一直停泊在大黑碼頭外防疫隔離,乘客中被確診的病例已增至一百七十四人,連登船實施檢疫的檢疫官也不能倖免。病毒傳播能力之強,令人吃驚。連穿了全副保護裝備的檢疫官,登上郵輪一段時間,都有機會中招,不能不令人警惕。也許上面仍有超級「毒」王,也許如有些人所猜測的那樣,病毒經循環系統傳播。
  坐郵輪環遊世界,是許多人的夢想,有個朋友,每年例必上一次郵輪,也有人打算退休後去坐郵輪。不過經此一「疫」,許多人的郵輪夢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