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門師兄寄來一本厚厚的硬皮刊物,那是他們同屆畢業生的集體回憶錄,書刊內容豐富,圖文並茂,打開一看,就要一直看下去。吸引我的,不光是師兄昔日在校內,同學之間的趣事,而是當年教他們的老師,也有教我們的,為甚麼看起來,有那麼大的差別?
  多年前,我們在同一所學校唸書,因為不是同級「書友仔」,遂對他們那些年在校內的活動,所知不多(當然,那時候校內的「明星」:運動好手、出眾音樂人,不管他們唸哪一級,同學還是知道的)。
  說是師兄,也算是同代人。師兄回憶從前,把教過他們的老師、在校園生活點滴,書寫下來。我們看了,有點奇怪,說的是有教過我們的老師,師兄的觀感與我們的,竟有那麼大的差異。我們的記憶,不是那麼可靠。亦有此可能,同一位老師,當年在不同班級的表現,有所不同。我們眼中的老師,都是很有個性、各自精采的。我們追憶從前,對當年教過我們的老師,有彈有讚,又加鹽加醋,日子有功。同一屆的同學,口中的某一位老師,與另一屆同學的講法,不一樣,不足為奇。
  談起教過我們的老師,說他們怎樣怎樣,其實我們與老師的接觸,沒想像的多。說起當年老師,我們說的是對老師的感覺而已。不同屆別的同學,對同一位老師的觀感,怎可能會是一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