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經歷了好幾個悠長假期,第一個是在中學時期,因為人口普查而放了兩個多月假。父母要上班,所以整個假期其實也是困在家中。那時沒智能手機或電腦,所以最好消磨時間的方法就是閱讀金庸小說,而且不看只有四冊的《天龍八部》,而是看《射鵰英雄傳》和《神鵰俠侶》,因為共八冊,這才勉強捱到一個半月,剩下的半個月便看《連城訣》,成為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低頭族。
  第二個悠長假期是在加拿大讀畢第一年大學而放的四個月暑假,因為有了些少積蓄,便獨自走到歐洲背包旅行。毫無目的地,想到哪裏便到哪裏,有時飛機,有時火車,先到英國,再去瑞士,然後德國、丹麥、西班牙,花光所有積蓄了,便返回加拿大,再飛香港。在溫哥華機場準備回香港,卻發現自己還欠兩加元才夠付機場稅!於是問一位黑人借了一個非洲鼓,坐在大堂正中敲打演奏,成功乞了五加元,才能夠順利返港,真正的千禧年浪子。
  第三個悠長假期是大學最後一年,因為沙士而全港停課,於是閒日便唱卡拉OK,周末便在商場演奏。中途又獲邀請參與了兩套音樂劇,又當演員,又當音樂總監,同時申請了幾份長工,但完全沒回音,連面試機會也沒有,卻因為在沙士階段仍不間斷在商場演奏,被傳媒追捧為鋼琴王子。
  到了今天,又來一個悠長假期,但好像沒人看金庸了,去旅遊又諸多限制了,所有演出取消了。卻看見社交媒體上,很多人都說:「藝術節也被取消,唯有留在家中過Netflix節了!」而我,便攬著兩隻小情人,昨天扮恐龍,今天扮整車師傅,明天?扮廚師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