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雋騫)
  踏入鼠年後,一直未有機會開展任何藝術活動,因為在香港大部分的演出,都為了防疫工作而煞停,就連爸爸的遺作、劇場空間主辦、陳志雲與倪秉郎主演的《生死裁決》也被延期到十一月。但就在這個食穀種、創意寒冬階段,上星期五居然可以與二胡名家陳璧沁、揚琴名家賴應斌等作綵排,為今個星期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港經貿處新加坡辦公室新春酒會,代表香港作演出,大家良久沒動過的手指,終於可以淋漓盡致地發揮,耳朵終於可以不用再聽戴口罩的方法,而是受盡音樂的滋潤,把大家屈在內心的情緒澎湃地發泄出來,過癮非常!本來明天起行,但今天早上收到電話說主辦單位決定取消活動。
  當然失落,天命果然難違,還好的是與其在家中獨自失落,今早卻可以為四月上演的音樂劇《天涯歌女》進行首次圍讀劇本,算是一個安慰獎。
  甫剛坐下,藝術顧問黃百鳴便說這個製作要延期至九月,希望大家諒解。頓時感到自己的抵抗力下降了一半,因為不論你的一手琴彈得多好,也抵抗不了防疫的現實。既然沒有了製作時間的限制,不知怎的,每位演員在讀劇本的時候好像也放鬆了、自然了很多,沒有了以往圍讀劇本那打仗的氣氛,卻多了點互相眼神交流和互相聆聽的時刻!
  失而復得的感覺固然良好,但失去而又未知是否能夠復得的感覺,對我來說好像是一種新的刺激!可能以往的演出一個接一個,大家根本無暇調整自己的心情,靜下來感受每一次藝術創作的過程。而因為這階段不停的失去,大家都學懂了多一點珍惜,不只是珍惜機會,而是珍惜這份創作的情懷!
  生活與創意是息息相關,原來指的就是生活與創意態度是相互感染的!做藝術工作者你說多好,逆境中也可以感受到逆境中的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