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台灣與德國正式簽署《台德互換駕照程序共同意向書》,由十六個邦政府組成的聯邦參議院(Bundesrat)也已通過相關修正案。這意味著,德國聯邦政府有望在短期內正式公布實施。
  有趣的是,我認識的台灣職業司機對此頗不以為然,認為德國官員並未真正長時間實地考察過台灣人的駕駛技術及駕駛態度。一個在台灣做包車司機的朋友問我:「你能想像台灣人在不限速的Autobahn高速公路上行駛嗎?」
  台灣人很好,但論駕駛態度及嚴謹度,我就不敢恭維了。很多司機,似乎連基本的筆試都沒有認真考過,他們似乎不太明白道路上的交通標誌及符號。台灣人從小習慣駕駛機車,在馬路上隨心所欲地切線、爬頭、轉向,到機車換成私家車,駕駛習慣早已根深柢固,再難改變。
  我有一個日本朋友,是旅遊愛好者,也是駕駛愛好者,喜歡去世界各地自駕遊。有一年,他在台灣花蓮自駕後很認真地告訴我,「我以後都不會再去台灣自駕。」
  「花蓮的山路雖狹窄,跟去川越的山路相比,難度不見得更大。」我說,「你經常在日本山區駕駛,甚麼路會令你畏縮?」
  朋友搖搖頭說:「難度不在於路,而在於人。行人和機車會在任何你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現出現,私家車司機也不遵守規則。當你無法預測其他道路使用者會以甚麼方式駕駛,道路就變得異常危險。我駕車快三十年了,從未試過坐在司機位上那麼驚恐,每分鐘都在擔心下一分鐘會發生甚麼。」
  德國的Autobahn沒有車速限制,愈是這樣,司機愈需要自律。希望免試獲發德國駕照的台灣司機認真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