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寺裏吃飯,稱為「過堂」,有規有矩,不能像去餐廳般自由點菜,更加不能言語,要把握短短的用餐時間,把心和口都靜下來,好好享受缽飯杯茶。
  善信先排好班,列隊魚貫跟隨法師們進入「齋堂」,在行堂義工指引下,靜靜安坐,等候義工們前來,為早已擺放的三個碗,分派?菜,斟湯裝飯。
  所謂「過堂」,即視這一餐飯為短暫停留,如雲煙而過,不貪戀食物的美味可口。
  「不知道今餐會不會有咖喱素魚蛋吃呢?自從昨天那一餐吃過之後,我一直念念不忘,希望可以再吃到呢!」如此執著貪求,妄念頻生,道業便難成。
  好又一餐,不好也是一餐,通過吃過堂飯,感激農夫的日曬雨淋,明白粒粒皆辛苦,得來不易。也感恩自己能有這碗飯可以吃,再反省自己有何德行,受得起別人供養這碗飯呢?所以每一碗,都不能吃剩飯?,連一粒飯也要吃清光。
  有些善信,可能歎慣食慣,會嫌棄?菜不夠豐富,溫度不夠熱,味道又過淡,諸多不滿,都掛在心頭。他以為自己是去了五星級酒店嗎?如此被貪、嗔、癡所纏繞,心又怎能無罣礙呢?三心若未了,滴水也難消。
  做了行堂義工多年,表面上是我服侍善信們,其實眾生相也在替我上一堂堂課。
  有善信年紀輕輕便有虔誠精進的心,連續參加七日六夜法會,也不言倦,教我敬佩,值得學習。也有女兒拖著失明媽媽的手,一起修行,道心堅固,這份孝心,看得我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