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一個行兩文三語的地方,打從女兒出世的一天到現在,她們與媽媽是用廣東話溝通,而與我則用英語溝通,務求令粵、英都成為她們的母語,至於普通話?我們真的不想誤自己的子弟。不過每天早上送大女兒出門上學,為她綁上領帶的時候,總會看到一個「普通話小老師」襟章扣在領帶上,昨天兩姊妹在玩耍的時候,又竟然全程普通話溝通,才驚覺她們的普通話水平,已比我和太太更上多層樓!
  我向來都喜歡走出舒適圈,邁向挑戰,因此我的工作是非常跨媒體:演奏、拍攝、舞台製作、電台主持、司儀等等,但最具挑戰的,莫過於要我用普通話擔當司儀!當時有一婚禮策劃公司打電話給我,邀請我擔當一個婚禮的司儀,地點在海南島三亞。因為內地結婚是事先簽好文件,婚禮主持便不用律師,一個普通司儀便行。膽粗粗答應了,隨之而來便是立刻寫好司儀稿,找了一位普通話老師,天天上堂、時時刻刻狂練習,倒把這個司儀稿唸得似模似樣!朋友介紹的這位老師,聽說是著名影星湯唯的廣東話老師,所以兩語皆精,對我這些初哥來說,非常實用。雖然擔當司儀的人工已全數投放給這老師,但總算換來一次增值!
  充滿信心地上了飛機,到達三亞與一對新人見面,作婚禮前的傾談。看見他們疑惑的眼神望著我,明白的,讀稿練好了不代表一般談話也順理成章變流利。等著看吧!一會兒在台上不會失禮的!終於真的交足貨,沾沾自喜之際,主人家突然叫我即興講解餘下流程和介紹一下度假村,我這個一直標榜即興鋼琴為我最自豪的技藝,竟然聽到即興兩個字打了一個冷震。就是這個即興,為我的普通話司儀服務畫上了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