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成端詳著眼前的作品,思緒萬千。網上圖片
楊光成端詳著眼前的作品,思緒萬千。網上圖片

「世界再嘈雜,匠人的內心絕對、必須是安靜安定的。專注做點東西,至少對得起光陰歲月。」楊光成,一位69歲的老人,50多年來不離不棄,默默地守護和傳承著一種古老的民間技藝——楓香染。
楊光成出生於貴州惠水,是中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楓香染代表性傳承人。作品多次被各大博物館收藏,被貴州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收藏,像他這樣的「楓香染」藝人在整個惠水地區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在堅守著。
楓香染是布依族傳統印染工藝,據說在惠水已有數百年的歷史。楓香印染的圖案,多取自黔南山谷之間自然盛開的花朵,以及寓意吉祥的鳳凰。經過變形、誇張之後的花紋,既有自然圖騰的寓意,也有了工筆劃的美感。楓香染雖然小眾,只在布依族及少量苗族村寨裏流傳。但是這並不會耽誤其自身散發出的魅力,楓香染在材料、工具、紋飾等方面,都具有其他印染方法所不能替代的獨特工藝特徵。楓香染用毛筆蘸楓香油作畫,線條流暢、細膩,花紋雅致古樸,近看如工筆劃,遠觀似青花瓷。
楊光成是由父親手把著手教會製作「楓香染」的,他13歲時開始跟父親學習楓香染技藝,20歲出師,出師的第一道考驗,就是在寬大的白布上,在沒有打網底和對照物的情況下,畫出工整對稱而又極富美感的圖案。
「當時還是小孩,只是覺得好玩,沒想過責任如此重大。」入了門的楊光成才認識到,一向隨和的父親竟然還有嚴苛的一面,好在從小耳濡目染,他對楓香染一直抱有濃厚的興趣。3年後,楊光成已經能獨立完成整套工藝流程,逐漸成為父親的得力助手。
「每次趕集,都要牽兩三匹馬去馱白布回來加工,我的手藝就是這樣練的。」 父親就這樣把畢生的所學和技藝全部傳給了他和哥哥,兄弟倆在傳統的基礎上又進行大膽改進和探索。
嚴格按照「染譜」上所述,何時作畫,何時浸染,都有明確的時間規定。更為苛刻的是,每次作畫前,楊光漢老人謝絕一切訪客,關門製作。
儘管所有的印染過程,都是在家庭內部完成,但畫工、備料、印染都是專人負責,分工嚴密。當然只有這樣才會做出精美無比的楓香染。
「那時,會楓香染的工匠很令人尊敬。」楊光成介紹說。但是做一件楓香染作品需要近十天的時間,全手工製作,成本高,工藝繁瑣,價格相對就會偏高。因此,當地人漸漸放棄了這一傳統的製作方式,楓香染一度跌入低谷。
「不能再藏著捂著,只有讓楓香染走出家門,才能擺脫失傳的危險。」楊光成打破「傳內不傳外,傳男不傳女」的祖訓,「父親臨終前拉著我的手,叮囑我無論如何要讓楓香染傳承下去。」楊光成說。
為了使楓香染重新回到大眾視野上,來也為了完成父親的遺言,楊光成把家傳的這門手藝傳給了外人。他在工藝興趣班,教授小學員楓香染製作工藝,通過這些方法使楓香染技術得以流傳。他說,要用一生守護著這門古老的民間技藝。
「楓香染不僅僅是我家的,也是民族的。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也有義務為後代留下一個原汁原味的技藝,我會盡最大努力使薪火代代相傳。」
楊光成說,自己從不擔心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因為只有在競爭的環境下,楓香染才會在創新中實現傳承。 在他看來,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最好的保護就是把他們傳承下來。
從年少到年老,從製作到傳承,正值花甲之年的楊光成老人幾乎將他的一生奉獻給了楓香染這門手藝,他尊重自然,敬畏手藝,在傳授運用手藝的同時,也傳遞了耐心、專注和堅持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