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大楣短暫昏迷後蘇醒,數次嘔吐。網上圖片
鄧大楣短暫昏迷後蘇醒,數次嘔吐。網上圖片
老人暈倒在地,裴某璟坐在警用電單車上吸煙。網上圖片
老人暈倒在地,裴某璟坐在警用電單車上吸煙。網上圖片

在海南高鐵尖峰站,56歲的鄧大楣送兒子回老家,在檢票口與檢票員裴某璟發生爭執,並被其打倒在地,送醫後搶救無效死亡。事發至今已3個多月,打人者一方無人道歉,警方稱,裴某璟涉嫌故意傷害罪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死者長子鄧自立稱,2019年2月11日,他攜妻兒準備乘車前往海口,然後返回福建老家。事發當天,他的父母前去送站,並進入檢票口,弟弟鄧自仲停車後趕到,但在檢票口被檢票員裴某璟攔下,之後二人發生爭執。
爭執過程中,鄧大楣被檢票員裴某璟打倒在地。紅星新聞報道,海口市人民醫院樂東分院《搶救記錄》顯示,送醫時,鄧大楣因急性顱腦損傷昏迷。經多次搶救無效,鄧大楣死亡。
據悉,鄧大楣係福建人,在海南從事花卉生意13年。2019年春節,鄧自立一家從福建趕來,與父母團聚。2月8日,相聚已有數日,鄧自立開始為回福建老家做準備。他購買了兩張D7202次動車車票,2月11日上午8時59分從樂東尖峰至海口。
出發那天,鄧大楣的小兒子鄧自仲開車送父母及哥哥一家前往海南西線高鐵尖峰站。
鄧自立回憶稱,當日上午約8時20分,他們到達尖峰站,「我與妻子、小孩還有父母從檢票口進入車站,但尚未過安檢,也就2分鐘左右的時間,弟弟停車後趕來。在檢票口,檢票員裴某璟攔住我弟,不讓進入,二人因此發生爭執」。
現場視頻顯示,裴某璟身著白色襯衫、黑色長褲,站在檢票口處,讓鄧自仲離開。旁邊另一位檢票員稱,送客者沒有票,按規定不能進入。鄧自立不斷質問裴某璟,「你甚麼態度」。
這時,鄧大楣走出檢票口,告訴裴某璟,「現在是法制社會,不能罵人」。鄧自立拍攝的現場視頻顯示,檢票員裴某璟將鄧自立的弟弟從檢票口拉出,之後用左臂勒住其脖子向前走。鄧大楣再次稱,「現在是法制社會,你不能打人」。之後,裴某璟鬆手。
鄧自立稱,自己拍視頻被裴某璟看到,裴某璟轉而攻擊他,手機掉在了地上。「他用右臂勒我的脖子,並用左拳多次擊打我的面部,以致多處淤青腫脹,一處出血」。警方出具的一份《鑑定意見通知書》顯示,鄧自立所受損傷為輕微傷。
同時,在此過程中,裴某璟亦受傷,被警方同樣認定為輕微傷。對此,鄧自立稱,裴某璟將其脖子勒住時,他揮拳打了裴某璟的鼻子。
鄧自立掙脫後跑開,但他的父親鄧大楣被打倒在地,右側太陽穴位置有滲血並昏迷。片刻後,老人蘇醒,但數次嘔吐,之後再度陷入昏迷中。現場視頻顯示,裴某璟身高超一米八,身材健碩。打人後,他蹲坐在一輛警用電單車上,左手持煙,面無表情。
據醫院《搶救記錄》顯示,當時鄧大楣神志不清、顏面部及口唇蒼白、呼吸急促,右側眉弓可見1cmX1cm傷口,邊緣不規整,伴有少許暗紅色血液滲出,右前額腫脹淤青。經該院初步診斷,鄧大楣昏迷原因係急性顱腦損傷,右側眉弓、額部軟組織挫裂傷,慢行腎功能衰竭、尿毒癥期、2型糖尿病、高血壓病3級、心律失常……醫院進行了兩個小時的搶救,但當日上午11時46分,鄧大楣已臨床死亡。
鄧自立透露,父親清醒時留下遺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事發至今已3個多月,打人者裴某璟一方無人道歉,「高鐵站說他們沒有責任,是裴某璟的個人行為」。
警方《鑑定意見書通知書》顯示,鄧某楣死因符合在慢性腎炎及腎衰竭的基礎上,因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急性發作致循環、呼吸衰竭死亡;發生糾紛及毆打可誘發其冠心病急性發作。

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