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ita Sohrabji and Sandy Close撰文
在舊金山人口普查參與率落後全美平均之際,青少年藝術家與作家要給尚未填寫人口普查問卷的民眾一個特別的訊息:「別讓我們消失。」

這些青少年是人口普查競賽「為何我的家庭應該被統計」(Why My Family Counts)的得獎者,他們在6月3日舉行的網路頒獎典禮上如此呼籲。這項競賽吸引了超過100位青少年參賽,項目包括水彩、素描、詩詞、作文、演講和影片,競賽目的在讓青少年參與推動確保正確人口統計的過程。

頒獎典禮由多位民權領袖和人口普查專家致詞展開序幕,他們對堅持要被人口普查統計的青少年,和全國針對種族暴力的抗議活動做了直接的連結。

贊助此次競賽的舊金山民政與移民辦公室(Office of Civic Engagement and Immigrants Affairs,簡稱OCEIA)主任潘黃燕玲(Adrienne Pon)說:「我們的少數族裔社區,尤其是非裔社區,正處於痛苦之中。今天的活動不只是一項藝術比賽,而是為了讚揚選擇表達自己的青少年發出的聲音和創意。透過這樣的方式,讓我們有理由相信:明天會更好、黑人的命也是命、每一個人都很重要!」

舊金山目前的人口普查參與率為58%,全美平均為61%,灣區平均為68%。OCEIA 2020人口普查專案經理克林頓(Robert Clinton)指出,舊金山人口普查上周進入高原期,參與率僅增加1%,新冠肺炎(COVID-19)感染率高和收入最低的地區參與率都偏低。

克林頓表示,人口普查是聯邦政府讓我們被視為這個國家成員的一項工具,但同時也是能讓我們「消失」的工具。他還提到,民眾必須在電話中等候很長的時間,人口普查員才會接電話,以及能夠使用的語言有限。

克林頓說:「對英語能力有限、教育程度較低或被邊緣化的人們來說,人口普查提供的語言服務並不合理。」

灣區聯合會(United Way Bay Area)主任史蒂芬妮.金(Stephanie Kim,音譯)形容人口普查是一項授權工具,賦予民眾選擇政治領導人的權力,這些領導人可以保護我們,也能傷害我們。

金說:「我們的社區有權利蓬勃發展,而不僅僅是生存。滲透到我們的司法體系和允許警察暴力的種族主義是相同的,它也掠奪了許多非裔社區應得的資源。」

加州全民統計委員會的人口普查專家塔克(David Tucker)指出,加州非裔人口的人口普查參與率自1980年起就低於平均。塔克說:「我們必須利用這個被社會不公包圍的機會來表達我們的心聲。儘管我們已精疲力盡,但你們對家人和朋友傳達的訊息鼓舞了我。人口普查是讓大家緊密相連的絲線。」

人口普查局官員黎桑妮(Sonny Le,音譯)在會議中表示,人口普查局希望鼓勵青少年領袖擔任其社區的人口普查專員。以越南難民身份來美國的黎桑妮,過去和三名家人住在田德隆區的公寓中,她說:「人口普查對我有個人的意義,我有一些親戚至今仍在面對獲得社會服務的問題,和我1980年代面對的問題一樣。」

青少年得獎者在人口普查專家發言後,也分享了他們的個人故事,他們都同意人口普查是一項重要的能見度和授權工具。14歲的烏巴斯(Angelo Gerard Ubas)說:「我畫了一個小鳥家庭站在樹枝上遠眺舊金山模糊的的天際線。我知道人口普查不統計動物,但它可以讓舊金山的形象變得鮮明,讓人知道有誰住在這裡,並可幫助政府了解還有哪些地方需要改善。」

21歲的李美潔(Maygie Li,音譯)表示,她的家人來自中國,現在住在祖父母曾幫助修建鐵路的蒙大拿州,她現在是加州藝術學院(California College of Arts)的學生。她的作品呈現蒙大拿州原住民土地地圖上刻畫著一張女性的臉,目的在表達如何提升隱形人口的能見度,並告訴人們「我們都是息息相關的,都應該被統計在內」。

18歲的拉德基(Elijah Ladeki)朗讀了他的詩作,詩題為「數數」(Counted Out),他表示,這個比賽是一個幫助其社區的機會。他的詩描述了其一生都住在住房計畫中,以下為其詩詞的部分節錄:「我會望著我的單親媽媽,想知道她的壓力為什麼這麼大」,「我不會錯過讓人知道我們存在的機會」,「我們的權利被擱置一旁已太久」。

15歲的馬汀(Jesse Martin)分享了一段他的大家族慶祝感恩節的影片,他形容其家族是「許多不同族裔的融合,這正是舊金山的基礎」,「如果我們不參與人口普查,就沒有人會聽見我們的聲音」。

21歲的布朗(Bobbi Brown)的作品向2010年人口普查致敬。「沒有人應該消失/每個人都應該被統計/社區與恐懼/2020年人口普查包含我們全家人…」

瀏覽所有得獎者完整作品與畫作,請上網站https://ethnicmediaservices.org/myfamilycou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