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度慘淡經營的旅遊業今年捲土重來。網絡圖
去年一度慘淡經營的旅遊業今年捲土重來。網絡圖

富人的經濟實力不斷增強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疫情危機可能會加速這種已經形成了幾十年的趨勢。

聯邦政府尚未提供過去一年的詳細支出數據,但從大衰退中復蘇的線索比比皆是,經濟衰退比新冠疫情危機更輕微,但主導著消費發生的巨變。

在二○○九年經濟衰退期間,收入前20%的支出觸底後的五年裡,他們在日托、學前班和老年護理等所有護理服務支出中的份額躍升9個百分點,佔該領域總支出的56%。大學和私立學校等教育支出的情況也類似,因為它們的份額總體上躍升5個百分點,達到54%。

收入前20%的人在寵物、玩具和嗜好等有趣的購買上的可自由支配支出明顯上升,達到整個類別的38.5%。在包括酒店和度假屋在內的另一個類別中,前20%的人已經占主導地位,他們所佔比例更多,達到了總支出的59%。

當富人打開他們的錢包時,其中一些錢會通過創造高薪職位而流向工人階級。希望服務於高端市場的公司需要雇傭一大批工資較低的服務人員,如美甲師、健身教練和動物管理員,建築等行業也將創造數量較少的生產工作崗位。

根據紐約聯儲最近的一項分析,最容易受到疫情影響的四個支出領域(教育、酒店、娛樂、航空和其他交通)也恰好是由高收入者主導的類別。主導分析的經濟學家寫道,他們「預計高收入家庭將推動經濟復蘇的重要組成部分」,疫情期間富人未花的數千億美元因為支出反彈,推動到新的高度。

根據今年剩餘時間的走勢,美國政策制定者可能會加深舊有不平等模式或完全打破這種循環。大約5萬億美元雄心勃勃的新冠疫情刺激計劃表明,政府幾乎可以獨自重塑美國經濟。前總統特朗普和現任總統拜登的紓困支票和失業援助,幫助中產階級度過危機,同時提高許多底層人士的收入。拜登的家庭和基礎設施計劃可能會進一步推動政府的作用。

依賴低收入消費者的行業,例如雜貨、房租、汽車保險和汽油等安然度過低迷期,主要是因為它們是絕對必需品,即使在經濟困難時期也能得到優先考慮。根據研究數據,低收入美國人的支出在去年夏天幾乎恢復,主要是因為紓困支票和更慷慨的失業援助。

但經濟復蘇的周期並非由必需品驅動。它是由可自由支配的支出驅動。並且越來越由奢侈品驅動。在經歷幾乎半數工作崗位消失的疫情衝擊之後,休閒和酒店業正在從頭開始重建。近七分之一的工作崗位仍未補到人,這些行業正在嘗試吸引最理想客戶的方法,包括新的優質服務和招募會員計劃。

去年一度慘淡經營的旅遊業今年捲土重來。有的業者推出號稱豪華行程,起價動輒50,000美元。中佛羅里達大學旅遊研究所中心主任羅伯蒂科·克羅伊斯 (Robertico Croes) 說,「疫情後將看到在產品開發和服務等方面,向最富裕的人邁進強勁的趨勢,旅行本質上是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