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記錄美好生活」的短視頻社交應用抖音(TikTok),在全球各地製造了不少一炮而紅的大小人物,但有些網紅不諱言成名之後,難以讓旺盛人氣繼續扶搖直上。

《華爾街日報》報道,26歲女學生沃馬克(Kendra Womack)憶述去年在抖音上載姑姑的拉布拉多犬「黛西」(Daisy)視頻時,完全沒料到自己會一舉成名,她說視頻只不過是將一件黃色橡皮玩具拋給「黛西」,然後「黛西」似乎一口將玩具吞下。

這段長約12秒的人狗互動畫面,偏偏在抖音的世界變成「傳奇」,在應用的演算法力谷之下,視頻一夜之間吸引數以十萬人次收看,累計瀏覽次數至今超過140萬。沃馬克直言感到震驚和懷疑,「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有多麼容易」。

然而,一次的成功不代表以後都會成功。「黛西」視頻爆紅之後,沃馬克再上載大約50段視頻,但沒有一段獲超過1700人次觀看,她曾嘗試製作一些更加扮鬼扮馬的內容,但都不獲網民注意。雖然很喜歡抖音,但沃馬克現在已減少發帖次數,她覺得「黛西」的成功只是僥幸。

愛達荷州38歲工人阿波達卡(Nathan Apodaca)去年秋天同樣變身抖音平台的超新星。他說小卡車有天故障,惟有改踩滑板前往包裝廠上班,沿途還舉起大包裝紅莓汁暢飲,並且哼著搖滾樂團Fleetwood Mac的歌曲《夢想》(Dreams)。結果網民大愛這段視頻,到去年底吸引逾720萬人次觀看。

在抖音平地一聲雷之後,阿波達卡為多名獨立藝術家、炸玉米餅卡車和快餐店拍攝宣傳視頻,也想加入演藝行列,甚至多次飛往加州洛杉磯試鏡。他說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坐飛機,「我不知道我們能夠飛越雲層,那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走紅當然也給阿波達卡帶來名利,拍攝宣傳視頻的報酬和粉絲的打賞,足夠讓他花32萬購買固定居所,不用再棲身流動屋生活。但他認同沃馬克的說法,如何在抖音複製起初的成功,至今仍然是一個謎。

據社交媒體分析師和顧問的說法,抖音的秘密演算法似乎屬於「看重參與」(prize engagement),平台不在乎誰人製作視頻或者有關人士的追隨者數目,反而根據用戶「可能會觀看更長的時間」來投放視頻,這種策略明顯令抖音與眾不同,它更注重視頻的奇特,不像臉書等注重的是創作視頻的個人和他們的頻道。

社交媒體顧問佩雷茲(Sarah Peretz)指,抖音用戶覺得「網民都會注意自己」,覺得自己能夠「被發掘」,但用戶最終會發現,愈來愈難獲得抖音強大的演算法青睞。

事實上,2016年開始上線的抖音,經歷2018年和2019年快速增長後,去年遇上減速丘。

圖片分享軟體應用Snapchat和臉書,都試圖複製抖音這種成功的演算法。去年8月,臉書宣布推出類似抖音的應用程式,稱為Reels;去年11月,Snapchat也發布類似版本Spotlight,現時每月有大約1億人次使用。

其他新晉平台更主張為創作者賺錢,不再停留於「成名」階段,例如在線平台Substack專門吸引作家進駐,Patreon專注於藝術家和音樂家,OnlyFans則專攻業餘色情明星。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