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Chipotle在疫情期間關閉室內用餐區。洛杉磯時報
一家Chipotle在疫情期間關閉室內用餐區。洛杉磯時報

洛杉磯訊

喜愛墨式連鎖快餐集團Chipotle的食客近日收到了一個壞消息,因為該公司的菜單價格上漲了4%,雞肉料理則是在原本8美元的基礎價格上上漲了超過30美分。該間將總部設立在新港灘(Newport Beach)的公司高管表示,這一波漲價是由於一線勞動力成本增加所導致。

《洛杉磯時報》報道,在最近的一次投資者會議上,Chipotle稱員工薪資是他們以及其他快餐業者目前最主要的通脹壓力來源。Chipotle稱,他們今年計劃開設200個新的地點,需要招募2萬名員工,因而必須提高工資以及招聘獎金來吸引勞工。

有保守派人士批評,漲價的原因要歸咎於聯邦政府。「雞肉碗、糙米、黑豆、莎莎醬、生菜、奶酪,這就是我想要的。」來自右翼網站「聯邦黨人」(Federalist)的贊佩爾(Kylee Zempel)批評,「我想以7.6美元加稅的價格購買,但是因為不切實際的美國救援計畫和短視的就業策略,聯邦政府導致我的Chipotle價格上漲。」

不過Chipotle從未提及有關其公司高管薪酬的問題,儘管疫情期間公司利潤沒有明顯增長,但是高管的薪酬卻在2020年飆升,卻將其漲價原因輕易的歸咎於通膨壓力。

《洛杉磯時報》專欄稱,Chipotle宣佈基層員工加薪是一個障眼法。該公司在5月10日發新聞稿表示,「Chipotle提高工資,每小時平均工資提高到15美元。」但這並不意味著該公司基層員工的最低工資都是15美元,而是獲得11至18美元的起薪。

因此這一波加薪對Chipotle到底有多大影響尚不清楚。該公司其財務長Jack Hartung在4月時告訴投資分析師,所有時薪工人的平均薪資為13美元,這意味著該公司每小時要增加15%才能達到15美元的平均時薪。

Jack Hartung當時表示,該公司可以通過漲價2%至3%來分擔該成本。但是他又在6月8日的投資者會議上表示,Chipotle的策略是「走在前面」,因此其漲價幅度將會略高於用於支付加薪所需的價格。

該公司總裁尼科爾(Brian Niccol)也在該會議上表示,如果有必要,Chipotle擁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將費用轉嫁給消費者。

有關高管的薪酬,該公司向股東披露的財務訊息中報告,該公司授予其前五名高管總計6440萬美元有關其股票收益相關的「修正」獎金。
該從現金流的計算中刪除了疫情對Chipotle業績影響最嚴重三個月的數據,排除了一些與疫情相關的開支,並降低了觸發股票獎金所需的財務成長門檻。
雖看似微不足道的修正,卻對高管薪酬的影響十分巨大。結果導致尼科爾的薪酬從2019年的1610萬美元增加了一倍多,達到3800萬美元。如果沒有做這些「修正」,其薪水將被削減至1480萬美元。其他高管的薪水如果沒有相關的修正,也勢必遭受減薪。

綜上所述,導致Chipotle這一波漲價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對於保守派來說,這便是國會發放鉅額救濟金的並且讓懶惰者躺在家也有錢可領的後果。不過仍有人稱在贊佩爾,認為她提出了其他人沒有看到的弊端,值得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