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大流行最黑暗的日子,梅迪納 (Martha Medina) 偶爾會溜進關閉的商店,以確保一切安全。她說:「我非常難過,有一種我再也不會開這家店了的感覺。」
梅迪納經營一家墨西哥商品店,販售傳統服飾和民間雕刻藝術品,儘管現在重新營業,和其他餐館等小企業主,仍面臨不確定的未來,苦苦掙扎中。她不認為日子會回歸正常,但期盼至少是半正常狀態。
加州2020年3月首次封城關閉後,企業面臨數月挑戰,加上冬季致命激增,使得醫院不堪重負。目前該州共有380萬人確診,死亡超過6萬3000人,但人均死亡率仍低於其他大多數的州,而現今三分之二州民至少接種了一劑,州長紐森預定15日取消所有企業和活動的容量限制,以及距離規定,但不代表居民就會湧入曾經人山人海的地方。
奧爾維拉街(Olvera St)一直是洛杉磯的旅遊勝地,也是加州與墨西哥早期聯繫的象徵。1781年該處建立了一個農業社區,即El Pueblo de Los Angeles,其歷史建築1930年被修復和重建,作為傳統的墨西哥市場。
由於加州拉丁裔人因COVID-19遭受了不成比例的染疫,奧爾維拉街滿目瘡痍,新冠病毒也扼殺了旅遊業,居家命令使學生和工作人員待在家中,清空了街道和球場,改為路邊取貨或外賣,儘管市府免除租金到6月,但業主仍受到傷害。
奧爾維拉街商會財務主管兼店主漢莉(Valerie Hanley) 指出,大多數企業都減少了營業時間,每周都會關閉幾日,這些小眾商品,若人潮無法快速回歸,很快就會有了麻煩。
弗洛雷斯 (Edward Flores) 經營胡安妮塔咖啡館 (Juanita's Cafe) 已是負債累累,業績下降87% ,該店已延續三代,相信明年之前不會出現轉機。在大流行期間,他一個月最好的銷售是3100元,低於月租金,最糟糕的一天是工作13個小時,僅賺11.25元。洛杉磯訊
新冠大流行最黑暗的日子,梅迪納 (Martha Medina) 偶爾會溜進關閉的商店,以確保一切安全。她說:「我非常難過,有一種我再也不會開這家店了的感覺。」 梅迪納經營一家墨西哥商品店,販售傳統服飾和民間雕刻藝術品,儘管現在重新營業,和其他餐館等小企業主,仍面臨不確定的未來,苦苦掙扎中。她不認為日子會回歸正常,但期盼至少是半正常狀態。 加州2020年3月首次封城關閉後,企業面臨數月挑戰,加上冬季致命激增,使得醫院不堪重負。目前該州共有380萬人確診,死亡超過6萬3000人,但人均死亡率仍低於其他大多數的州,而現今三分之二州民至少接種了一劑,州長紐森預定15日取消所有企業和活動的容量限制,以及距離規定,但不代表居民就會湧入曾經人山人海的地方。 奧爾維拉街(Olvera St)一直是洛杉磯的旅遊勝地,也是加州與墨西哥早期聯繫的象徵。1781年該處建立了一個農業社區,即El Pueblo de Los Angeles,其歷史建築1930年被修復和重建,作為傳統的墨西哥市場。 由於加州拉丁裔人因COVID-19遭受了不成比例的染疫,奧爾維拉街滿目瘡痍,新冠病毒也扼殺了旅遊業,居家命令使學生和工作人員待在家中,清空了街道和球場,改為路邊取貨或外賣,儘管市府免除租金到6月,但業主仍受到傷害。 奧爾維拉街商會財務主管兼店主漢莉(Valerie Hanley) 指出,大多數企業都減少了營業時間,每周都會關閉幾日,這些小眾商品,若人潮無法快速回歸,很快就會有了麻煩。 弗洛雷斯 (Edward Flores) 經營胡安妮塔咖啡館 (Juanita's Cafe) 已是負債累累,業績下降87% ,該店已延續三代,相信明年之前不會出現轉機。在大流行期間,他一個月最好的銷售是3100元,低於月租金,最糟糕的一天是工作13個小時,僅賺11.25元。洛杉磯訊

洛杉磯訊

新冠大流行最黑暗的日子,梅迪納 (Martha Medina) 偶爾會溜進關閉的商店,以確保一切安全。她說:「我非常難過,有一種我再也不會開這家店了的感覺。」

梅迪納經營一家墨西哥商品店,販售傳統服飾和民間雕刻藝術品,儘管現在重新營業,和其他餐館等小企業主,仍面臨不確定的未來,苦苦掙扎中。她不認為日子會回歸正常,但期盼至少是半正常狀態。

加州2020年3月首次封城關閉後,企業面臨數月挑戰,加上冬季致命激增,使得醫院不堪重負。目前該州共有380萬人確診,死亡超過6萬3000人,但人均死亡率仍低於其他大多數的州,而現今三分之二州民至少接種了一劑,州長紐森預定15日取消所有企業和活動的容量限制,以及距離規定,但不代表居民就會湧入曾經人山人海的地方。
奧爾維拉街(Olvera St)一直是洛杉磯的旅遊勝地,也是加州與墨西哥早期聯繫的象徵。1781年該處建立了一個農業社區,即El Pueblo de Los Angeles,其歷史建築1930年被修復和重建,作為傳統的墨西哥市場。

由於加州拉丁裔人因COVID-19遭受了不成比例的染疫,奧爾維拉街滿目瘡痍,新冠病毒也扼殺了旅遊業,居家命令使學生和工作人員待在家中,清空了街道和球場,改為路邊取貨或外賣,儘管市府免除租金到6月,但業主仍受到傷害。

奧爾維拉街商會財務主管兼店主漢莉(Valerie Hanley) 指出,大多數企業都減少了營業時間,每周都會關閉幾日,這些小眾商品,若人潮無法快速回歸,很快就會有了麻煩。
弗洛雷斯 (Edward Flores) 經營胡安妮塔咖啡館 (Juanita’s Cafe) 已是負債累累,業績下降87% ,該店已延續三代,相信明年之前不會出現轉機。在大流行期間,他一個月最好的銷售是3100元,低於月租金,最糟糕的一天是工作13個小時,僅賺11.2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