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軍電影《姊姊》(Jiejie)。阮鳳儀提供
亞軍電影《姊姊》(Jiejie)。阮鳳儀提供
季軍電影《匯款》 (Remittance) 。Maritte Go提供
季軍電影《匯款》 (Remittance) 。Maritte Go提供

記者李青蔚洛杉磯報道

2018年HBO亞太裔美國人夢想家短片比賽,亞軍和季軍作品均反映不同移民家庭問題,與華人社會關係密切。華裔導演阮鳳儀指出,她的下一部作品將會展示亞裔賭博問題。
亞軍由來自台灣的華裔導演阮鳳儀作品《姊姊》獲得。阮鳳儀指出,她看過很多移民故事,但沒有從兒童角度展示移民家庭問題。不同年紀的兒童移民,在新環境中會有不同的適應程度,故事中的新移民姊姊和妹妹就有不同的適應能力。
故事講述壓力巨大的新移民姊姊很努力適應美國的生活,不滿媽媽經常「偏心」妹妹,連妹妹「偷」她喜愛的蝴蝶髮夾,媽媽也不理會。姊姊在媽媽在商店內買治頭蝨的產品時,拿了店舖內一包當時美國少女流行的七彩繽紛小髮夾。媽媽發現後責罵姊姊,姊姊壓力爆發,反指自己沒有這樣的妹妹。妹妹走進浴室把蝴蝶髮夾還給正洗澡的姊姊,兩姐妹冰釋前嫌,並一起造出了一個心型泡泡。阮鳳儀指出,泡沬是很脆弱的,將來兩姊妹還會有衝突,但現在她們團結了。
阮鳳儀目前與香港演員兼室友曾愛媚(Amy Tsang),一起編寫一個以華裔女性主導的電視劇劇本《Lady Luck》。故事講述一名單親母親如何走上賭博之路。她看到不少華裔移民為追夢而進行賭博,最終付出沉重代價,期望主流社會更多關注華人移民現況。
在電影圈三年的新晉菲律賓裔女導演Maritte Go,自編自演的季軍作品《匯款》 (Remittance),獲得季軍。Maritte Go指出,這是她家中的一個故事,反映菲律賓裔女性離鄉別井,「犧牲小我」的精神。她們以一人之力,在外地工作支撐起家庭,接濟在菲律賓的家人。短片女主角的處境和與在港台兩地打工的外籍傭工的情況如出一徹。
這電影短片講述由Maritte Go飾演的菲律賓裔女性,把一切的重擔放在自己身上,在美國郵輪上打理房間,賺錢給兒女上學。由於美國和菲律賓有多個小時的時差,工作作息時間差距太大,工作時候不能和孩子通電話,小朋友不知道她的情況。當她下班後,已經與孩子和家人連繫不上,每當孩子出現問題,她都幫不上忙,令她精神崩潰,氣憤得把手機摔在地上。當郵輪而到達目的地時,她終於能和孩子通電話,令她頓時鬆了一口氣,開心得感動落淚。
短片展示菲律賓女性的真實情況,她們出國打工,匯錢回鄉的情況非常普遍。根據2016年的香港政府數字顯示,在香港有18萬9000名菲律賓籍女傭,她們與子女和家人分隔兩地,長年飽受相思之苦。Maritte Go指出,外勞女傭希望透過自己的雙手,讓家人過更好的生活。

冠軍作品《June》反映亞裔被忽視

獲得今年HBO亞太裔美國人夢想家短片比賽冠軍《June》,導演是在美國出生的華裔導演羅暉平(Huay-Bing Law)。他指出,作品靈感是源於叔叔一次偶然口述,其母親的真實經歷。
在50、60年代的德州,亞裔人口非常的稀少,華裔男主角因留學而慢慢經歷適和應美國生活,在舞會上和美國朋友相談甚歡,而華裔妻子June雖然英語不好,但她努力融入白人學生的團體跳舞文化,令丈夫刮目相看。
正當夫婦兩人覺得自己成功融入主流圈時,June卻在上廁所時遇上困難。《June》擁有2017荷里活電影《NASA無名英雄》(Hidden Figures)的影子。《NASA無名英雄》講述在60年代在美國太空總署擔任數學家的非洲裔女主角Katherine,她如廁要走一個小時路程,翻過無數建築物,才找到「有色」廁所。白人上司不了解她的情況,對她長時間離開工作崗位相當不滿。電影《June》的女主角June的情況比更Katherine嚴重,因為她連廁所也找不到。
當女主角June同時看到兩間女廁時,卻不知道應該去那一間。因為第一間寫上「白人」,第二間寫上「有色(通常指非洲裔)」,她在廁所門外猶豫很久,當她走進「白人」女廁時,看到廁所內全是相談甚歡的白人女性,覺得自己不屬於那個種群。當她走進「有色」女廁時,兩名非洲裔女士睜大雙眼,非常訝異地看著她,問她在這裏做甚麼,讓她相當尷尬。
June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趁著沒有人經過,躲在街角如廁,結果卻被白人路人卑視,她立即穿回內褲,尷尬地跑回舞會現場,衷求丈夫離開,恨不得離開這個「沒有存在感」的環境。電影反映亞裔在美國社會,特別在50、60年代期間,亞裔人士被嚴重忽視的情況。羅暉平認為,美國社會不只是有代表白人、非洲裔人士的聲音,亞裔應該另一種有代表自己族群的聲音。

由羅暉平執導的奪冠電影《June》。 HBO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