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基接受本報專訪。Erik Jepsen/UC San Diego Publications.提供
黃德基接受本報專訪。Erik Jepsen/UC San Diego Publications.提供

實習記者李青蔚聖地牙哥專訪

最近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大舉在南加地區搜捕無證移民。聖地牙哥加大政治系助理教授、美國國內移民研究方面的著名權威學者黃德基 (Tom K. Wong, Wong Tak Kei),對這些事情感同身受,因為他也曾經是一名無證移民。

擁有黑短髮和小眼睛,配上健康膚色的黃教授,在學生們心中為人謙虛低調,教授移民政策課,在2013年曾修過他的課的學生劉曉瑩(Linda Liu)憶述︰「學校曾叫他去當該校一間移民研究中心的主任,但他卻表示為甚麼不找別人,找上他?」。不過,熱愛移民政策的研究的黃德基,卻喜歡向學生展示他自己的數據程式計算系統,告訴學生他的數字是怎樣運算出來。
在某一天的課堂上,他忽然以宏亮堅定的聲線,在100多名學生面前,主動承認自己曾經是一名無證移民。他憶述,在香港出生後,2歲跟隨家人以旅遊身份來到美國,後來旅遊簽證過期,留在美國。他認為,家人來到美國是尋找更好的生活,但他們初來美國的生活是非常艱苦。他們一家當年住在河濱縣一個低收入拉美裔社區Casa Blanca。
母親擔心遭遣返
黃德基曾指出︰「在10歲時的一個晚上,有幾架直昇機在他們家上空盤旋,還照著房屋,母親神情非常驚恐,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但其實直升機是圍著鄰居的家,母親當時認為我們一家將會被捕,跟著就會被遣返。」
黃德基在16歲因身份問題申請不到駕照,才得悉自己無證移民的身份。黃德基認為自己的中文程度令他感到尷尬,只會點中餐食物,但曾產生認同矛盾,以有限的廣東話向母親破口大罵,質問母親︰「為甚麼把我帶到美國?」 他坦言,自己移民經歷「並不特別」,深信有很多同路人。
一度想返港 女友主動求婚
在19歲的時候,黃德基一家曾打算回流香港。「如果你回到香港,你會做些甚麼?」他淡然地打趣笑說︰「我只知道香港是一個不同的地方,而我需要重新開始。我可能會選擇去酒店服務或者當一名導遊,甚至成為一名英語教師。」因為這可以運用他的英語優勢,而他很有信心能夠適應新生活。
恰巧,拍拖了5個月的女朋友Rose得知他的身份,主動提出了結婚的意願。雖然令他大感詑異,但在第二天答應了,兩人在2001年3月在拉斯維加斯結婚,現時他已是3胞胎男孩的父親。
在結婚後,他在2012年河濱加州大學取得政治學博士學位後,到了聖地牙哥加州大學教書,在2016年更前往白宮,擔任過有關亞洲和大洋洲族裔的移民政策顧問,希望從中幫助更多亞裔人士。現時有很多機構和政府部門引用他的研究作為參考,最近他的研究被引用在一個有關DACA的法庭裁決書面紀錄。
對於自己的前半生,他認為與別人不同之處,就在於由一名貧窮社區的小伙子,能夠成為白宮的顧問。他謙虛道︰「我的故事並沒有完結,現在才是一個開始,我希望能再次回到白宮工作,改革現時支離破碎的移民政策。」他表示,雖然特朗普政府不邀請他,但他仍希望不久的將來,有另一個機會。
「如果讓你選擇身份,你會選擇甚麼身份?」黃德基二話不說地表示︰「華裔美國人」。他坦言,自己在美國長大,只清楚美國文化。人們看到他的外貌覺得他是一名亞裔,在他年輕的時候,總希望別人會覺得自己和主流一樣。
而他年紀更大時,覺得自己最重要是承認自己是華裔,同時也是一名美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