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公立學校高中教材有關種族研究課程引發爭議。建設性民族研究聯盟官網
加州公立學校高中教材有關種族研究課程引發爭議。建設性民族研究聯盟官網

本報記者隋懿軒洛杉磯報道

加州教育部教學質量委員會(IQC)在前一段時間對高中教科書關於種族研究課程(Ethnic Studies Model Curriculum)作出240項修改意見,包括添加近來美國境內發生的涉及種族事件,例如「黑人命也是命」等,初衷是希望學生能夠成為對多元文化深入了解並為全球作出貢獻的新時代公民。但新的教科書初版卻遭到了社會反響不一,引起爭議。有社會活動人士及學生家長齊發聲,認為該版教科書內含政治傾向,容易將學生對民族研究的焦點轉移到外交和殖民主義問題。也有家長寫信敦促當局從「愛和饒恕」、「互相尊重」的角度對現有版本作出修改。

一位家住羅蘭崗,同時也是一位基督徒的華人父親在發現加州教育部決定修改教材並查看其添加的「黑人命也是命」部分後,不由擔心起來。他表示,在這一部分內容中過分強調了民權運動及警察暴力執法,而忽略了公眾之間彼此饒恕和傳達愛心的社會公德。

「我看到他們要求孩子們特別去關注警察殘忍對待黑人的情況,實際上我們也有很多警察是保護社區的英雄。他們的存在對我們社區安全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我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可以學習在面對不同族裔、不同背景、職業的人的交往中相互尊重,彼此相愛和饒恕。」他說。

「不必強調仇恨白人」

他還提到,在教材介紹華人移民美國的百年歷史的初衷是希望學生能夠對過去有更理智和多方文化的理解,然而在其提供的圖片或其他媒介所傳達的信息卻充滿暴力意味。「有一張圖片是一個白人拽著中國人那時的長辮子,要鞭打他,這張圖片會讓我覺得它背後所傳遞的信息很可能讓我們的下一代仇視白人,抑或是產生負面心理影響,違背社會整體的和諧共處的原則。」

洛杉磯縣警察局前指揮官莊佩源(Chester Chong)指出,反種族主義的教育本身是沒有問題的,但其教科書中對種族教育的新添加內容頗有「一邊倒」的傾向。尤其是在「黑人命也是命」的部分,政治意識形態宣傳意味明顯,加州教育部當局教材課程編纂組應站在更為中立的角度引導學生認識這一歷史事件,並教導學生從多個角度,而不僅僅是某一族裔去看待有關警察執法的現像。

他說:「我們不能用『BLM』來教育下一代,因為不只是黑人命重要,所有族裔都同樣平等,同樣重要。教育就是應該讓下一代『互相尊重』,不能一味的去強調BLM。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兩面性,在教育這件事情上,大家要有大局觀。另外,在警察執法暴力的問題,我認為大多數的警察都是善良和依法執法的。寫這個教材的人沒有從全面的角度去寫警察執法。他沒講到警察執法時可能遇到的問題。所以我們要用更中肯的立場去編纂教材。」

有組織敦促當局修改教材

事實上,「建設性民族研究聯盟」是為反對該版教材而自發形成的民間組織,該組織強調這一版教科書在種族問題上的爭議「是分裂民族,分裂國家、鼓勵暴力、弘揚狹隘的政治意識形態。」

該組織還集合多位社會政商教育界人士發聲,敦促當局修改教材。其中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教授Lee Ohanian此前曾對第二版修改的教材批評道:「我們非常擔心,使用這門課程的課程將成為極具爭議性的、片面的政治倡導和行動主義的載體,這不僅會顛覆我們學校的教育使命,還會煽動對許多學生的偏見和傷害。」

不過,也有華裔家長認為民主黨當權的加州相對其他州來說族裔更為多元,因此其加州教材難免會有政治左派思想的灌輸。王佳欣是一位學習兒童發展教育專業的華裔母親。她從自身專業的角度看待教科書的問題,認為雖然的確有煽動性成分存在,但不能否定教科書裡其他內容。而教育孩子的本質除了在學校學的知識,父母的引導更為重要。

「孩子是否真的學了這一版的種族議題之後會引發他們的仇視、分裂?我認為不是這樣的,我就是加州教育的產物,我是不是完全認同它呢?我沒有。相反,我覺得美國的教育更多的是引發學生思考並總結出自己的判斷的一種能力。所以對於這一版教材,我的確有疑慮,但我整體不反對。」她說。

王佳欣還強調,教科書只能算是教育系統的敲門磚,讓孩子們認識到社會問題,然而如何培養孩子獨立判斷、形成自己理智思考的能力還在於父母多年的引導及耳濡目染。王佳欣的這一觀點與上一位華裔父親的觀點如出一轍,他們都認為,不管學校的教育如何變革,父母在孩子成長中所起到的所用是核心的,無可替代的。

「父母在孩子形成獨立思考能力方面至關重要,所以很多父母以為只要賺錢給他們好的教育就可以了,其實不然。父母還要時時保持與孩子的溝通,確保他們形成正確的價值觀。」這位華裔父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