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早前一名參與「No on Prop16」運動的華裔民眾。 記者隋懿軒攝

本報記者隋懿軒洛杉磯報道

11月3日當晚計票開始,一直備受亞裔社區關注和爭議的第16號提案在經過幾輪正反方勢均力敵的較量後,近1200萬名加州選民中,反對方以56.1%比支持方43.9%勝出,令該提案胎死腹中。然而回顧整個計票過程,一度是支持方領先。根據洛杉磯縣選務處在當晚10時29分顯示的統計結果,支持方曾以52.4%暫時領先,但最終以失敗告終。

16號提案旨在修改24年前的209法案,該法案主要受1964年平權法案啟發和影響,由當時兩位學術教授葛林·卡斯崔德(Glynn Custred)和湯姆·伍德(Tom Wood)發起,禁止公立大學或政府機構在雇用、簽訂公共合同及招生方面將性別、種族做為考慮因素。209法案在1996年11月通過並納入加州憲法。而在這次選舉中的16號提案則是推翻209法案,並重新將種族和性別列入雇用、招生等的考慮因素。

16號提案一經提出,便引來亞裔社區關注與反彈。根據洛杉磯時報的說法,這是第一次看到亞裔社區在同一議題上持相反意見。反對者們多是亞裔父母及學生,也有不少是教育學者及僑界領袖,反對者們認為這是對亞裔的歧視,更將損害競爭機制,削弱加州大學的教育水平,浪費納稅人的錢在監督執行種族平衡上,加深種族矛盾,造成社會進一步分裂動盪。更直言是「真正的種族歧視法案」。

然而在支持者中也不乏亞裔,尤其囊括華裔社區及政治領袖和亞裔女企業家。他們認為很多家長的擔憂並不符合事實,指出種族只是大學綜合考慮中的一個因素,不是種族配額,也不會額外對少數族裔加分,否則就是違憲,起訴學校的官司勝率 100%。以哈佛為例,實行平權法案,他們對亞裔錄取的比例持續上升。

亞裔只占美國總人口比例 6%,但哈佛大學錄取亞裔卻佔學生總數的 25.3%。另外,針對很多亞裔家長擔心升學擇族裔劃分考量錄取,支持者則回應表示:亞裔和其他少數族裔一樣曾是平權法案的受益者,也將繼續受益。美國高校中,越頂尖的越推崇Legacy 項目,大額捐款與院長提名的學生錄取比例越高,平權法案可以為少數族裔和女性建立向上的階梯,撕開了名校的利益閉環,恰恰是給亞裔子女更為廣闊的升學空間。

但不管結果如何,有業界專家指出,在16號提案的討論中發現亞裔族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積極的參與政治選舉及議題,而這將更有利於亞裔融入主流社會,為自己社區爭取權益。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稱,今年亞裔選民的數量創歷史紀錄。 該研究發現,今年2000萬亞裔美國中有超過1100萬有資格投票,這一數據在2000年至2020年之間增長了139%。隨著疫情形勢將在今冬帶來另一波威脅,亞裔民眾繼續面臨潛在的種族歧視和經濟重創 ,為亞裔民眾不斷崛起的政治覺悟鋪平道路。

稍早前,「No on Prop 16」活動負責人之一的華裔Joy Chen在會中坦言,自己就是1996年頒布的209法案的受益人,因這項法案禁止任何公共機構及政府和學校在招生或招聘時將種族、膚色、性別列入考量因素。當她看到有越來越多民眾參與到這項政治議題,並團結一致共同抵抗時,倍感欣慰。

「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記得當年209法案出來的時候,整個亞裔社區真的非常安靜,沒有自己的聲音,我也不能強迫我的父母對政治變得感興趣起來,但時隔多年,對於現在的16號提案,我們亞裔社區就變得非常積極…我還看到很多不同種族的民眾,不只是亞裔民眾,還有其他膚色和族裔的美國人,大家都站在一起來抵抗這項將我們社區分化的提案…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亞裔開始參與投票,真的讓人很興奮。」Chen說道。

另一活動家,也是亞裔美國教育聯盟的前行政總監Wenyuan Wu更是借用美國導演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的名言來表明立場:「分裂、不和與指責的迷霧使我們很難看清前方的路。但在那些考驗之後,我們都會在正確的事情上團結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