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前最後一場總統辯論。截屏
大選前最後一場總統辯論。截屏
大選前最後一場總統辯論。截屏
大選前最後一場總統辯論。截屏

本報記者尚穎洛杉磯報道

2020年總統大選前最後一場辯論,於10月22日晚在田納西州貝爾蒙特大學(Belmont University)落幕。相較現任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籍總統候選人拜登的首次辯論會,本次辯論被認為更加理性嚴肅。拜登有備而來,精力狀態獲一致好評,表現超乎預期。特朗普被認為個別議題回應差強人意,表現不如造勢集會演講。但本次辯論應不會對大選結果有太大影響。

22日的總統選舉辯論由NBC記者維爾科(Kristen Welker)主持。六大辯論主題包括,抗擊COVID-19疫情,美國族裔,國家安全,氣候變化,領導力,美國家庭。鑒於首次辯論會混亂失控的局面,本次辯論採取「靜音」控制,避免雙方頻繁插話及搶話。但仍有人質疑,特朗普陳述時遭主持人維爾科頻繁打斷,是否對其不公。

中美企業峰會主席沈群觀後表示,這次的辯論主題或主持人控場,比較中立,沒有明顯的傾向性或偏袒某一方的情形。即使主持人有所偏袒一方,也不意味著美國失去新聞自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看法,個人選邊站無可厚非。但如果大家可以自由發表言論的媒體平台明顯地封鎖某一方的意見(無論正面或負面),意味著失去新聞自由。主持人維爾科未表現其態度,只是客觀地提出問題。

拋開個人理念和觀點,這次辯論與上次比較,單純從技術層面看,沈群認為,拜登表現非常好,超出預期。尤其話筒前呈現的效果,顯得更積極,更有活力。一改年老遲緩,說話經常口誤的負面公眾形象。但特朗普基本沒有變化,還是精力充沛,比較有侵略性。他坦言,特朗普這次發揮不夠好,原本有機會抓住對手弱點,有更多優勢直陳事實,重點擊破的時候,反而回應欠細膩,沒有説透不夠有效。說話急躁,重複也未達到強調的效果。如控制疫情,他遺憾對手針對疫情的質疑和攻擊,特朗普沒有果斷呈現一個無可辯駁的事實,即面對全世界大流行的疾病,沒有人有應對經驗,尤其初始階段犯錯誤難以避免。即使拜登本人真的處在當時的位置,也未必能夠比特朗普做得更好。這一點很關鍵,也是大家能夠理解的一點,特朗普未能點破這一重點,是其失誤。可以看得出,拜登準備充分,特朗普準備不足。

沈群也肯定,特朗普對於關鍵性問題的提出或解答沒有忽略,直擊要害,緊盯不放。這次選舉拜登有兩個致命點,是他無論如何無法規避的劣勢,包括新近爆出的電腦門事件,特朗普要求拜登給全民一個交代。其次,拜登從政47年,與奧巴馬搭檔8年任內,當時更年輕,思維更靈活,精力更旺盛的時候無所做為,現在無論怎樣承諾,很難取信於人,淪為政客空談。因此,沒有人願意奧巴馬時代再重複四年。 從這個意義講,不用辯論,拜登因此已經輸了。拜登方面對於特朗普稅單的攻擊,沈群認為特朗普回應很清晰,解釋了預繳稅務,及$750的由來。

南加華裔作家王芫也坦言,特朗普有個人魅力,但辯論表現總是不如競選集會演說。或是因其富二代身份,自己開公司自己說了算,不需要說服別人(無此經驗)。競選集會都是支持者,無所顧慮盡顯個人魅力就好,而辯論會是說服選民投自己一票。拿公司來比喻,是向董事會匯報工作,競爭CEO的職位。這方面特朗普明顯不行,壓根沒這意識。儘管特朗普實際是做著偉大的事,但他意識的表層只有自戀。包括談到外交政策,本是給他的加分項,老老實實說自己的政策為什麼行得通,奧巴馬為什麼行不通就可以了,他偏要說:「金正恩喜歡我,不喜歡他」。關於醫療保險,拜登說得不少,還提到降低藥價,可那不是特朗普已經做了的嗎?

沈群分析,辯論影響大選結果的可能,除非一方有重大失誤或失態,或能影響選民投票。這次辯論本身從呈現的狀態看,這種情況未發生。而且辯論內容和雙方表現都是已知的,對大選結果應該不會有本質的影響。

也有華人認為,目前的情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可能一人就決定了本次大選的結局。由小布什提名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和布什家族關系密切,雖被認為是保守派,但其實非常反特朗普,今年已有好幾例判決違反了保守派價值觀。在判定賓夕法尼亞州延遲郵寄選票計票合法後,其它州也會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