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尚穎洛杉磯報道

2020年1月開始,加州實施爭議法案AB-5,該法案已納入11月大選公投選票,被稱為Prop 22,選民簡單多數通過即成為州法。AB-5(或Prop 22)可能使加州數百萬獨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被再分類為僱員(Employee),並重新定義加州及全美其它地區的獨立勞動力。律師認為,目前疫情影響下,失業大幅增加,AB-5法案實施可以暫時幫助Uber/Lyft行業的自由職業司機再分類為僱員,獲得EDD聯邦失業救助。但無疫情正常情形下,兼職司機更希望不受Uber/Lyft公司限制。AB-5法案的實施,對華裔家長和學生僱請家教輔導的影響,風險很小。

AB- 5法案最初的目的是幫助一些自由職業者(如Uber/Lyft司機),以使他們重新分類為享受公司福利待遇的僱員(W2),但該法案引發爭議,因為它對加州眾多的自由職業者造成影響。甚至不少華人家長顧慮,現在AB-5可能改變僱請家教的聘用方式。有人認為,雇用家教輔導子女課業的父母須向家教支付包括福利的雇員報酬,否則 AB-5法律規定下,將對違反該法的任何企業或個人處以嚴厲的處罰。尤其疫情期間,學校停課,許多家長試圖通過僱請家教輔導幫助子女保持學習進度,但大多數人並不了解這一法律的要求,或造成不必要的負擔。

洛杉磯律師杜惠莉澄清,根據AB-5法案相關案例增加的ABC三項評估檢測內容,包括A受僱個人從事的工作事實上不受雇用者指導和控制,B雇主的正常業務與該僱用服務不同,C受雇者提供的服務是獨立建立的交易,職務或業務。這三種情形下的僱用關係,不屬於AB-5重新分類的僱員。家長請家教輔導學生的僱用形式符合ABC檢測要求,不屬於AB-5法案下的再分類僱用,她認為違規風險很小。

杜惠莉(Wendy Doo)律師介紹,AB-5法案通過,最初起源於加州十幾年前的卡車運輸行業。當時卡車司機分兩種情形,一類是穿制服的受雇員工(W2工人),上班打卡,有休息時間,享受公司所有的福利,包括假期,加班費及退休金等。另一類是擁有自己的卡車(或租用)的獨立卡車司機(Owner Operator),自己拉貨,可以自由選擇為不同公司拉貨,但不享受服務公司的任何福利。但10年前,勞工局對卡車運輸行業大抽查,認為卡車公司時薪太低,不能保證卡車司機的最低工資,所以,這些非全職的卡車司機應該享受所服務運輸公司的僱員待遇(W2),不屬獨立承包商或外包商。勞工局因此訴訟卡車運輸公司,差不多500件案子勝訴。案件涉及的卡車司機幾乎都被重新分類為W2僱員,得以享受僱員福利。

此後,卡車公司為此發起著名的DYNAMEX訴訟,法官重新加入ABC 檢測內容,以酒店的清潔工人為例,他們的工作性質與酒店行業服務的內容一致,所以酒店清潔工可以重新分類認定為酒店的僱員,享受所有全職僱員的福利。

目前,圍繞AB-5法案的許多分歧和討論都集中在其對Uber和Lyft公司的影響上。加州AB 5賦予被分類為雇員的工人更大的勞動保護權,諸如最低工資,病假,失業保障和工人補償金等,這些福利不適用於自由職業的獨立承包商。杜律師表示,對普通大眾來講,以華人為例,大多數人希望自己做老闆,所以更傾向自由職業,同時打幾份工,還可以投資公司等。Uber/Lyft很火的時候,滿足很多人兼職賺取外快的願望,可以收穫額外的收入,自由選擇做或不做,吸引了很多人。同時,也為無車族提供方便,價格比較便宜。

COVID-19疫情以來,失業人數成倍上升,杜律師表示,自由職業者重新被劃分為僱員可以享受聯邦及州政府的失業救濟,僱員待遇暫時是好事。但是,對從事Uber/Lyft行業的自由職業司機,疫情過後恢復正常情況,他們仍然會希望做不受限制的兼職工作,自由選擇服務多家公司,而不是受一家公司限制的僱員。他們最大的問題是,如果變成一家公司的僱員,將不能同時接兩家不同公司的車單,所以更希望不受限制,是獨立的合同商。而且,疫情之後,AB5 的通過和實施,還將造成Uber/Lyft公司轉嫁僱員的福利花費,據悉,叫車服務價格將增長30%,對於依賴Uber/Lyft做交通工具的乘客負擔大大增加。尤其很多年輕人不買車,改叫車服務,但現在太貴搭不起了。因此,目前Prop 22(AB-5)公投仍存在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