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爾灣的紐約時報駐外華裔女記者Vivian Yee。 余凡教授提供

本報記者尚穎洛杉磯報道

黎巴嫩當地時間傍晚18點左右,首都貝魯特港口發生大爆炸,已造成至少135人死亡,4000多人受傷。專業人士指出,2750噸硝酸氨爆炸,相當於大約1650噸烈性炸藥的威力,幾乎毀掉半個貝魯特。

貝魯特港口大爆炸發生時,南加州成長,畢業於爾灣大學高中(Uni High)、耶魯大學英文系的華裔第二代,目前是紐約時報年輕的駐外女記者余慧雯(Vivian Yee)住在離貝魯特港口不遠的一處公寓樓辦公。
Vivian在她親歷大爆炸後首篇刊登在紐約時報的文章《我的驚懼和當地人令人心碎的鎮靜》中講述爆炸發生時,Vivian剛準備看朋友發來的視頻:港口似乎著火了。與此同時,所在的整棟樓顫抖,爆裂,玻璃碎片飛濺。她鑽到桌底,眼睛看不見什麼,才意識到血流滿面遮住了雙眼。從住處跑出來後,目睹公寓樓像拆遷現場,整棟樓的玻璃和門窗全被損毀。

從未經歷災難,毫無經驗的Vivian沒有躲開玻璃碎片,當時她額頭受傷血流不止,跑在街上找醫院。路遇騎摩托車的當地好心人載她找醫院,但碎玻璃堆和廢棄汽車擋道,只好下車步行走到醫院。她看到被損毀的醫院傷者爆滿,門口還躺著受傷的女子,渾身被血浸透…她意識到,自己算幸運的傷者,決定離開再找其他收治傷者的醫院。路上再次得到素不相識的好心人幫助,為她清洗包紮傷口,朋友的朋友幫她以酒消毒處理傷口…她講述,一生經歷過無數次災難,當地人令人心碎的鎮靜。

Vivian遠在南加州的父母,爾灣加大化學家余凡(Albert Yee)教授與計算機網路工程師郁介雲(Jessica Yu)女士,在收到女兒短信告知貝魯特發生大爆炸的消息後,擔心焦慮。余母感恩,好在紐約時報國際部總編輯及時打電話向他們通報Vivian 的情況,而且每隔半個多小時,都會收到紐約時報國際部的電話,向他們更新Vivian 的狀況。

兩三個小時之後,他們被告知同事找到了Vivian,開車帶Vivian去當地還可以收治傷員的醫院。Vivian父母這才稍稍放下心來,但並不曉得女兒的傷到底多嚴重。不久之後,紐約時報國際部又打來電話,他們才知道Vivian前額受傷最嚴重,縫了11針,雙肩和腿上等其它傷口也做了縫合處理,暫時去同事家裡居住。

洛杉磯時間5日下午(貝魯特夜裡),Vivian終於給爾灣的父母和妹妹打回電話報平安,傷口已做處理。

余父講述,Vivian的同事住在貝魯特城市的另一頭,大爆炸發生後,當時街頭大亂交通不暢,Vivian一時和同事失聯。他當時最擔心女兒在路上到處找醫院,是否能找到同事幫助她?可以想像,當時的情形就像戰亂中和親友失散,Vivian孤單無助。幸運是,她最終找到了已在黎巴嫩工作十多年,有經驗的同事。期間,也有還有素不相識的好心人幫忙。余母坦言很害怕,因為那時才知道情形的嚴重性和危險性,及其焦慮擔心受傷的女兒。她想像著女兒滿臉是血,無助地站在異鄉街頭,到處找醫院的畫面,很是心碎痛心。

貝魯特大爆炸發生後當晚,作為紐約時報駐外記者,Vivian不顧傷痛,連夜趕寫了親歷大爆炸的文章,感人至深,獲高度關注。看到紐約時報登出女兒Vivian的文章,余母才了解到她所經歷的險境,才知道了女兒更多的情況。余母表示,女兒的文章她看了好幾遍,又心疼又感動,也看到很多讀者深受感動也紛紛留言。後來,當被被告知Vivian同事已找到她,他們在去往醫院的路上,才稍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