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an Yee 從小熱愛新聞報業,10歲時自己辦報。 受訪者提供

本報記者尚穎洛杉磯報道

黎巴嫩大爆炸發生時,來自南加州爾灣市,紐約時報年輕的駐外華裔女記者余慧雯(Vivian Yee)正在貝魯特市區離港口不遠的公寓樓辦公室。

記者視頻連線採訪了余慧雯在南加州爾灣市的父母:爾灣加大(UCI)化學家余凡(Albert Yee)教授和計算機網路工程師郁介雲(Jessica Yu)女士。他們講述,洛杉磯時間8月4日早晨8點34分(貝魯特當地時間下午6點34分),突然收到駐貝魯特的大女兒Vivian的短信信息。只說,貝魯特發生大爆炸,她被玻璃碎片砸到受了傷,好像還沒大礙。余母收到信息很擔心,隨即打回電話詢問,Vivian只說很忙,有事要處理,講話的語氣很鎮定,輕描淡寫。余母回想,當時聽女兒講話,她完全不會想到爆炸事故如此嚴重。

後來約半小時,紐約時報國際部總編輯打電話告知情形,他們才知曉,Vivian接電話時,一個人在街上,額頭血流不止,雙臂和腿部也受傷,正在找醫院,不能及時救治。之後,妹妹余凱雯(Claire Yee)在網上搜索到貝魯特大爆炸視頻,看到蘑菇雲升騰,貝魯特港口周圍方圓幾十英里遭毀,全家才知道大爆炸有多嚴重。Vivian告訴父母,自己居住的三層公寓樓門窗全被炸毀,像經歷大地震損毀殘垣斷壁的建築。

余慧雯2012年畢業於耶魯大學,此後進入紐約時報做記者。開始負責紐約市新聞及州政府新聞。2016年特朗普總統當選後,移民政策有很多爭議,她開始負責移民議題。6年後,Vivian轉入紐約時報國際部,成為駐外記者。2018年,在她本人強烈要求下,派駐貝魯特,成為負責敘利亞等中東國家新聞的駐外戰地記者。Vivian認為,在那樣的紛爭之地,才能發揮她的專長,寫出更有價值的新聞。

Vivian在選擇去黎巴嫩的前一年,就告知父母想去土耳其做外派記者。那一年伊斯坦布爾很多暴亂,父母擔心她的安全,勸說未果。最終,土耳其政府不需要紐約時報記者進駐而作罷。余父余母鬆了口氣,但沒想到2018年Vivian毅然選擇外駐貝魯特。貝魯特是中東國際化的城市,各國媒體及聯合國人員集中。Vivian的任務是負責採訪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重點採訪敘利亞難民。

她在2019年3月拿到簽證前往敘利亞難民營採訪,身穿防彈衣,全程都有荷槍實彈的士兵和政府武裝人員跟著他們。說到這些,余父余母還是非常擔心。余爸爸坦承,對女兒這次貝魯特大爆炸歷險的表現,雖然有點兒驚訝,一直受保護的女兒長大了,令他刮目相看,但也覺得他的女兒應該就是這樣。女兒的表現,滿足了父母的希望,大家都稱讚「Vivian了不起!」

Vivian的父母都是科學家,他們坦言,原本非常希望一雙兒女能繼承父母的行業,從事科學研究,或成為工程師。但Vivian在高中二年級時鄭重對父母講,雖然不確定自己未來的專業方向,但是她不想做科學家,也不想成為工程師。

余母坦言,當時聽到很失落。但Vivian告訴父母,她很喜歡寫作,對新聞報業很有興趣。所以,在爾灣大學高中的四年一直做校報編輯及負責編輯。進入耶魯大學仍然持續投入做校報Yale Daily News(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大學校報),三年級競選耶魯大學校報主編,脫穎勝出,成為耶魯校報史上第一位亞裔女性主編。也因此,一畢業便進入紐約時報做記者。據悉,美國參議員Joseph Lieberman也是曾經的耶魯校報總編輯,他告訴Vivian也用過她的耶魯校報總編辦公室,稱它是校報大樓最好的一間辦公室。

儘管主編的工作異常幸苦,Vivian每天忙到凌晨3點,但因為熱愛,她傾力投入。父母看到女兒對新聞報業的熱情和才幹,開始非常支持她。Vivian實習需要用車,父母出費用將家裡的汽車托運給女兒採訪用。

開明的余父余母表示,從小除了要求兩個女兒做事認真,負責,沒有刻意限制什麼,任女兒自由發展,給她們充分的空間。余母表示,Vivian從小很有主見,很執著,個性很好強,非常獨立,認準一樣事情,一定要做到極致。Vivian小時候說服父母,要屬於自己專用的電腦,但她不撒嬌,也不吵鬧達到目的,而是會準備自己的理由,有理有據向父母做演述,以理說服父母。

余父余母坦言拗不過女兒,只能滿足她達成願望。Vivian想要的東西,她會很堅持達成。大二時告訴父母競選耶魯校報的總編,父母將信將疑,不抱多大希望,沒想到Vivian最終成功當選。所以,他們越來越發現,Vivian有自己的目標,未來的發展,隨女兒自己發揮。

Vivian非常獨立,專注於工作,一般一個月與父母聯繫通話一次,平時時而短信報平安。2019年7月,為瞭解Vivian在中東的駐外生活,余父余母前往貝魯特看望Vivian。他們表示,去了一趟覺得比想像好一點,心裡踏實了一些。貝魯特有很多類似巴黎的建築,被稱為中東的巴黎,是非常美麗的城市。但因為各種戰亂,已是千瘡百孔。即使停戰多年,還是很落後。但城市擁有古老的極具風格的建築,風景旖旎,很有其獨特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