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5 於6月8日在加州眾議院投票表決。加州議會網站截屏
ACA5 於6月8日在加州眾議院投票表決。加州議會網站截屏

本報記者尚穎報道

由加州民主黨議員韋伯( Shirley Weber)等年初遞交的ACA5修憲提案,在加州眾議院完成聽證程序,6月8日眾議院進行全體投票表決,直到下午5時仍然未出結果。ACA5旨在推翻加州憲法209修正案,恢復在教育,職場及其政府項目合同簽約等考慮種族和性別因素,對個別族裔實施平權優待。ACA 5 提案提出的全面廢除209號州法,繼2014年類似議案SCA5之後,再次引起華裔社區強烈反彈,爭議不斷。

ACA5修憲提案如果在加州眾議院完成三分之二議員支持通過後,下一步將進入參議院闖關,同樣需要三分之二席支持通過。提案人希望在加州議會7月休會前完成前兩步,達成最終列入11月大選的公投選項。加州議會的政治格局現狀,眾議院80位議員,54票便滿足三分之二席通過議案,目前民主黨籍佔據61席;參議院40位議員,27票滿足三分之二席通過議案,民主黨籍佔29位。加州議會兩院一旦通過,ACA5將列入今年11月大選選票公投,選民簡單多數同意就可以通過,209修正案將被推翻改憲。意味著,加州將恢復考慮種族和性別作為加州公立大學入學資格的決定因素,也包括就業及政府合同簽約的考慮因素。

南北加州多個華裔組織和眾多華裔家長強烈反對,幾個月持續通過電子郵件和電話等方式試圖說服一些搖擺議員投出反對票,也通過各種方式表達反對意見,包括請願簽名等。華裔律師鄭博仁等指出,ACA5涉嫌違憲,對於加州的教育和社會經濟發展負面影響深遠。但也有一些華人支持通過ACA5提案,在加州恢復平權法案,防止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加州1996年通過209修正案成為州法,案禁止加州在公共教育,就業及政府項目簽約時,考慮種族和性別因素。
「不能犧牲亞裔孩子」
爾灣華裔家長認為,民主黨議員提出ACA5的初衷應該是想通過該法案幫助個別少數族裔爭取更多上加州大學的機會,原本無可厚非。但其爭議在於犧牲亞裔學生公平競爭的機會,違反美國憲法生而平等的理念。幫助一些族裔提高教育的方法很多,但不能以犧牲亞裔孩子的平等機會為代價,否則對亞裔是另一種歧視,亞裔學生將失去公平競爭的機會。

橙縣華人家長會許秋紅表示,華人反對ACA5 或之前的SCA5議案並非出於自私,只是維護亞裔孩子基本的平等權利,探討更加公平的方式來幫助美國選拔優秀的人才,同時對其他弱勢群體找到適當的方式幫助他們。

爾灣李女士持反對意見,認為 ACA5推翻209修正案,等於恢復AA 平權法案,樂見其成。美國是一個種族問題比較嚴重的國家,華人屬於少數族裔,不可避免受歧視,因此,在教育,職場等很多方面,華人應該站在少數族裔這一邊的立場。尤其疫情以來,美國政府對華人的態度有很大的轉變,特朗普公開攻擊稱“Chinese Virus”,美國社會針對華人(及亞裔)的犯罪也增加。所以,仍然非常需要AA保障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的權益。也有家長以自己讀電影學院的孩子為例,華人也需要在荷里活等某些職場的機會。

南加金橙俱樂部(TOC)會長潘建光坦言,華人希望通過ACA5在職場或荷里活等其它領域獲得機會只是美好的願望,自己想當然而已,沒有證據顯示AA幫助華人在荷里活獲得更多機會。不了解歷史很容易被誤導,要以事實為依據。他認為平權法案華人搭某些族裔便車的觀點也是誤解,促成少數族裔境遇完全改變的平權法案,得益於整個美國文化的糾錯能力。他不否認馬丁路德金黑人運動的推動作用。

此外,許多華人自我感覺優於其它少數族裔,屬於自我陶醉,其實是誤會。不認為個別少數族裔真正弱勢,因為相比華裔,非裔有自己的美國總統,無論國會或大公司精英輩出,甩華人幾條街,在美國比華人境遇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