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加大部分體保生走後門,從未比賽或練習。UCLA
洛杉磯加大部分體保生走後門,從未比賽或練習。UCLA

洛杉磯訊
美國爆發大學入學申請醜聞案後,洛杉磯加大(UCLA)又遭民眾起底,部分體保生從未練習或比賽,多數是管理階層的下一代,繞過正常申請程序入學。社會學教授Rick Eckstein認為,利用競技能力入學走側門,是全國性問題,這可能不是常態,但比我們想像的更為普遍。
據《洛杉磯時報》21日報道,全國大學招生醜聞揭露太多假簡歷,這些學生通過賄賂管理人員或教練進入名校,也讓學校重新審視,部分申請者利用關係走後門,缺乏個人成就和表現,也引來其他隊員的抱怨和不滿。
近年UCLA至少有18名體保生與學校教練或管理人員有密切關係,有的甚至是他們的孩子,與其他隊員相比,簡歷乏善可陳。學校教練權力很大,可通過獎學金和非獎學金來招募或選擇新兵名單,這些體保生輕鬆繞過高標準的入學程序。去年洛杉磯加大超過11萬人申請,僅有14%獲得入學資格。
洛杉磯加大體操隊享譽盛名,培育兩名奧運金牌得主及其他州、地區和國家獎項,但九名女隊員中有一位Maria Caire,從未有過任何競賽生涯記錄。Caire簡歷中表示曾為帕薩迪納俱樂部冠軍體操成員,但同期運動員爆料,從未見過她來練習,也沒有參加俱樂部的記錄。
她的叔叔是UCLA傳奇教練Valorie Kondos Field的密友,他們20世紀90年代後期共有一間公寓,他於4月退休前曾在29場賽季中,帶領學校獲得七個NCAA冠軍,並表示友誼與Caire招募毫無關係。Kondos Field表示,由於醫療問題,Caire沒有參加UCLA比賽,但在過去兩個賽季中都擔任球隊經理。她和其他隊友一樣,在體操中投入時間。
根據UCLA記錄,Ken Weiner擔任高級助理體育總監,負責監督男子足球,但他的兒子Kevin身為門將(goal keeper),從2007年到2010年四個賽季中,僅在上場5分鐘。雖然他在簡歷上是Mira Costa高中全聯盟球員,但其他隊友皆是全美青年國家隊或全州選拔的菁英者。
Travis Martin是UCLA網球教練Billy Martin的小兒子, 2013年並未獲得指標TennisRecruiting.net排名,其他新生皆是名列前茅。根據UCLA記錄,他四年僅參加過七場比賽。
Julia Savage是UCLA棒球教練John Savage的女兒,2013年進入該校田徑隊,卻沒有參加過任何比賽紀錄,被列為體育經理。
2014年前UCLA體操教練Jerry Tomlinson的兒子Cory於2010至2011學年進入「高爾夫球隊」,但從未有過比賽紀錄。Cory之前在米慎維荷(Mission Viejo)的Trabuco高中就讀,但該校高爾夫球教練Joel Wittenberg從未聽過他的名字,而Cory從2010年到2014年皆擔任學校「體操」經理。
UCLA在2014年內部調查也發現一個家庭向體育部門提供10萬元以換取女兒作為非獎學金田徑招募,成為一名團隊經理,錄取原因是「具有運動資格」。
UCLA發言人Tod Tamberg強調,無論申請者是否在大學內部有個人關係,未來每位體保生的申請,都會以相同的審核方式處理,體育總監將在錄取過程中,起不了任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