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玉親吻睡著的女兒,留下眼淚。橙縣紀事報
陳玉親吻睡著的女兒,留下眼淚。橙縣紀事報

本報訊

一名越華裔的綠卡持有者,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了遞解出境和家庭破碎的境地呢?14歲便被父親拋棄在美國的陳玉(Ngoc Tran),也曾有過明亮的美國夢,也曾嘗過絕望的自殺。經歷兩段婚姻,擁有四個孩子,兩項重罪讓她在服刑25個月後,便會遣返越南原籍。然而,其父曾在越戰中涉嫌叛國,遣返回國後等待她的又是什麼樣的生活呢?

《橙縣紀事報》報道,2009年,陳玉和前夫因持致命武器傷人罪被判刑;2013年,陳玉為了1300元的租房定金,鋌而走險去同意販毒,被聯邦臥底逮捕。面對兩項重罪,陳玉懇求說「讓我留在這裡,可以照顧我的孩子們」。
5月1日,陳玉穿著一身黑色長袖、黑色緊身褲和拖鞋出現在聯邦聖塔安納法庭,手裡拿著紙巾不住的擦眼淚。陳玉毒品犯罪罪名成立,將在加州Dublin聯邦監獄服刑25個月,期滿後她將面臨移民法庭的審訊,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在特朗普政府時代,背負兩次重罪的陳玉一定會被遣返會她的原籍,越南。她可能再也看不到她的孩子們和男朋友武本(Ben Vo,音譯)了。
越戰中幫助美國
陳玉的美國夢要追溯到四歲,那個時候她的父親陳賢(Hien Tran)告訴她將會移民到美國的計劃,從父親的口中陳玉感覺到美國是一個充滿希望和光明的國家。陳玉說,他們全家當時都擠在西貢(Saigon)的一間黑暗的小房子裡。
他的父親曾在戰爭中幫助了越南的敵對國美國,全家也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陳賢除了做僕役的工作外,家裡什麼都不可以有,而陳玉從小就夢想成為一名護士,但是父親的「黑歷史」令她永遠也不能進入大學。
然而,移民美國的路也並不平坦,父親告訴陳玉依親移民需要等待十年,期間,他的父親為了離開越南,兩次試圖偷渡來美,但兩次都被當局逮捕並關進監獄。
破碎的美國夢
2003年,陳玉和父親終於通過「家庭重聚項目」(Family Reunion Program)獲得綠卡,陳賢與他的兩個兄弟和母親團聚,親屬分別居住在橙縣和聖伯納丁諾縣。當時移民局曾警告過綠卡擁有者,如果被判重罪,綠卡是可以撤銷的。
陳玉回憶說,她剛剛從洛杉磯國際機場(LAX)入境的時候,又開心又害羞。然而對生活的美好期待很快就被打破。遺憾的是她和她的母親不在她父親的未來計劃中。陳賢與陳玉的母親離婚,並偷偷返回越南和已經懷孕的女友共同生活。直到今天,陳玉仍和她的父親沒有任何聯繫。
一個父親,將14歲的女兒仍在美國而不顧,這聽起來似乎是很可怕的事,但是陳玉並不意外,她說,依據他們的家鄉習俗,從13歲開始就是成年人了,一切要靠自己。

被逼做苦工曾吞藥自殺
陳玉的在美生活過得並不順遂,她對新國家、新生活和新家園的樂觀態度被磨沒,取而代之的是孤獨、沮喪和被奴役,她開始沉迷毒品,甚至曾一度自殺。
陳玉曾在Redlands高中就讀,那是她完全不會說英文,甚至弄不清楚上課的時間和地點。不出意外的,陳玉所有學科都掛掉了。但是糟糕的事還遠不止上學,而是放學後,她的一個親戚強迫她的美甲店工作,但是並不付給任何工資,她形容自己是一個奴隸。陳玉說,那個時候太窮了,甚至窮到買不起內衣內褲。
15歲那一年,絕望的陳玉決定用80片泰勒諾(Tylenol)結束被奴役的生活,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她躺在Loma Linda大學醫學中心,並住院一個月。自殺未遂之後,陳玉輾轉了一段時間,又回到橙縣的花園市,在一家咖啡店做服務員,但是賺錢沒有讓陳玉珍惜正常的時候,「我反而失控了」陳玉說。

犯下攻擊重罪 綠卡吊銷
陳玉開始瘋狂的聚會和吸毒並因此被捕,但是她卻第一次感到,生活不再孤單。
2008年,陳玉在咖啡廳遇到了一個說服她戒毒的男子,後來他們成為了戀人。20歲的陳玉懷孕了,他們在聖塔安納法院申請結婚。但是這段婚姻僅維持了三個月。陳玉說,「他最初曾是個好男人,然而很快就變了。」
2009年,她的丈夫讓她開車載她去卡拉OK廳,因為他要去打架,陳玉因為丈夫一直在喝酒便同意由她駕車,到了歌廳很快就打成一團,陳玉也被拉進去暴揍了一頓。陳玉說,她當時看到了血,還有人拿著刀子,所以他們很快跑回了車裡。
很快,陳玉和他的丈夫一起被捕並被指控為涉嫌殺人,為了減輕責罰,陳玉承認了使用致命武器攻擊罪。她的綠卡因此而被吊銷,移民局要將她驅逐出境。判刑結束後,陳玉回到了橙縣,她自己也很驚訝移民局為何沒有去逮捕和遣返她,她回到咖啡廳繼續工作。

淪為毒蟲遇到臥底

有了之前失敗婚姻的教訓,陳玉開始讓自己的生活在正軌上,她認識了現任男友武本。武本於1982年,乘船從越南來美。武本說,陳玉有著一個艱辛的童年,她犯過幾個錯誤,但是她是一個好人,也是一個好媽媽。其實武本也有著重罪歷史,他曾用致命武器攻擊他人,但是他於2011年獲得了公民身份。
陳玉的四個孩子中有三個是武本的。由於陳玉失去了合法的工作身份。全家的生活來源都靠武本,他是一個加油站的收費員,拿著最低工資。陳玉回憶說,她與男友武本住在花園市(Garden Grove)的合租房內,生活非常拮据。2013年,陳玉和武本計劃搬入一個新的公寓,他們需要1300元的押金。與此同時,陳玉在咖啡店遇到了一個男子,讓她幫忙交易冰毒,她只負責將毒品交給客戶,三次運送每次將獲得400、500和700元,總計為1600元,比陳玉夫婦需要的1300元押金還多。
陳玉說,武本堅決反對她協助毒品交易,甚至不惜以分手威脅。武本說,他已經預感到結果,但是陳玉並沒有聽他的。結果,要求陳玉幫忙交易毒品的男子是聯邦臥底探員。陳玉說,「我真的很蠢。」橙縣移民律師杜黃(Hoang Tu,音譯)也這麼認為,他表示「陳玉毫無疑問的會被驅逐出境,這很不公平,而且也很悲劇,但是事情就是這樣,法官掌控著法律。」另一位移民律師Kim Luu-Ng認為,法官應該考慮到陳玉在越南的未來,他希望陳玉能獲得一些人道主義的救濟和經驗豐富的律師。Kim認為,犯罪的移民確實應該對他們的行為負責,但是沒有人應該被遣返回可能受傷或暴力的地方。
越南此前一直拒絕接受從美國遣返回來的越南公民,但是從2008年,越南改變了政策,開始接受遣返人士,陳玉對此一無所知。由於這一政策的變化,當陳玉於2019年服刑反比,移民法官將決定她的未來。事實上,從2009年陳玉承認持致命武器攻擊罪名之後,她已經多次被要求離境。
陳玉說,「我犯了罪,給我判刑是公平的,但是將我遣返越南是不公平的。至少讓我留在這裡,可以照顧我的孩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