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觀潮
眾籌網站GoFundMe是國民常用的募捐平台,疫情下平台今年破紀錄籌得超過1億元,是去年同期的1.5倍,是不少失業者「求救」的首選。

《華爾街日報》報道,GoFundMe是個面向個人項目的公眾集資平台,主要協助有實際生活需求的人士籌款,例如資助生產新發明、繳付急診室賬單、出國留學或冒險等,疫情爆發後則變成失業者「求救」勝地,平台上月更索性推出全新捐款類別,專門救助一些無力繳付租金、服務月費和購買食物的人。

科羅拉多州丹佛市音樂會攝影師米姆納(Jim Mimna),最近便成為GoFundMe受惠者。他的自僱攝影工作在疫情下一落千丈,但又要獨力撫養15歲女兒和8歲兒子,即便變賣家中藝術品和攝影工具,一家三口生活也無以為繼,惟有打電話找朋友訴苦,稱自己拖欠三個月共4050元租金後,房東已發出逐客令。

朋友於是在GoFundMe建立「我們喜愛的攝影師需要幫忙」頁面,不出數天籌款金額便超越4500元目標。米姆納表示生活中遇到太多不如意,對於陌生人慷慨解囊,非常驚喜也非常感恩,但他用4500元繳付拖欠的房租後,不久又再跌入欠租漩渦,只是聯邦政府實施了臨時驅趕租客禁令,一家三口才暫時繼續有地方棲身。

政府的社會保障計劃,例如食物券和失業項目,目標不是援助疫情大流行期間需要這類服務的人士。非營利組織國家社會保險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ocial Insurance)執行長阿諾內(William Arnone)認為,政府現在所做的一切無法照顧太多人,GoFundMe的現象足以證明,當局必須在社會保障制度上做得更理想。

GoFundMe由一群創業投資者於2010年在加州成立,截至去年底共籌集超過90億元,由於屬於私人營利機構,因此不會透露收入或利潤,而籌款活動僅佔整體業務一小部分,執行長卡多根(Tim Cadogan)對於今年有大量民眾在平台伸手求救,是「對社會一種非常可悲的反映」。

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莫里克(Ethan Mollick)教授專門研究眾籌活動,他認為GoFundMe與其他從利他主義中牟利的公司,必須在實現利潤最大化,以及對資金籌集人的收費最小化之間,保持謹慎的平衡。

消費者信貸資料機構環聯(TransUnion)最近一項調查顯示,超過一半在美消費者表示疫情對他們的經濟狀況造成影響,大約38%受影響者稱無力支付信用卡賬單,30%受訪者稱無法繳付互聯網費用。

印第安納大學禮來慈善家庭學院(Lilly Family School of Philanthropy)9月一項研究顯示,民眾捐款金額通常會在經濟衰退期間有所下降,但在新冠疫情爆發初期,大多數家庭的捐款都保持不變,大約1/3家庭更在疫情初期直接捐款,但研究沒有說明這些捐贈之中,有多少份額捐給慈善組織,不是個人或企業。

禮來慈善家庭學院研究員普爾弗(Kim Williams-Pulfer)也表示,有能力捐款的善長仁翁,往往傾向於本地化捐款,而疫情引發的封閉措施,也讓不少人關心鄰居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