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面對馬里奧的挑戰,備受全國矚目。
羅斯面對馬里奧的挑戰,備受全國矚目。

本報記者林意善紐約報道
紐約市第11聯邦眾議員選區兩黨候選人競爭劇烈,令該選區已成了備受全國矚目的搖擺議席,民主黨原任議員羅斯(Max Rose)和共和黨挑戰者馬麗奧(Nicole Mallliotakis)通過電視,媒體廣告互相攻擊,在投票日僅剩不到一周之際更是劇烈,好戲連台。

根據NBC電視台進行的民意調查,在極可能投票選民(Likely Voters)中,馬麗奧以48%對46%領先羅斯,但在所有登記選民中,羅斯卻領先馬麗奧一個百分點,顯示選情異常緊張。

兩人在競相拉票之際,因連串失誤而漸失民心的市長白思豪卻成了兩人的箭靶,羅斯說:白思豪是紐約市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市長,馬麗奧形容:每個人都知道白思豪是全國最激進(Radical)的市長。

民主黨籍的白思豪在第11聯邦眾議員選區內尤其不受歡迎,該選區轄區包括了部分布碌崙南區和整個史丹頓島,史島是全市白人最多也最保守的區,島民於2008和2012年先後大多數支持奧馬巴後,於2106年的總統選舉中,特朗普得票比希拉里超過10%。

白思豪成兩人攻擊箭靶

33歲的羅斯是一名國民後備軍人,目前仍是後備軍隊長(Captain),他在2018年的競選中擊敗原任共和黨議員鄧諾允(Dan Donovan),將該原本的紅區轉藍,共和黨籍的馬里奧則是現任紐約州第64選區州眾議員。

古巴和希臘籍的馬麗奧母親維拉(Vera)於1959年因古巴獨裁總統卡斯特羅(Fidel Castro)而逃亡到美,因此其競選也集中在否決在聯邦議會逐漸抬頭的社會主義,她說:這項競選極為重要,因為我們必須否決社會主義理念,她很明顯的是指曼哈頓聯邦眾議員奧卡西奧哥德斯(Alexander Ocassio-Cortez,ACO)。

但羅斯並非ACO的支持者,他在一個競選廣告中說:當我的國家出戰阿富汗時我批上了戰袍,但當白思豪試圖削減警察撥款,我百分百地站出來抗議,而當特朗普總統成功殺死伊朗恐怖份子卻受到民主黨攻擊時我也立即站出來為總統仗義執言!

競選廣告越鬥越髒

於2010年首次當選州眾議員的馬麗奧參選獲特朗普的背書,但卻並非一直支持特朗普,她於2017年競選市長時就試圖和特朗普劃清界線,當時受到媒體訪問時說,她只希望當時投票時能手寫另一名候選人德州眾議員羅比奧(Marco Rubio),她現在受到詢問時卻說,當時她語氣是嘲笑性的!

儘管兩人都將白思豪當成共同敵人,但兩人卻在競選廣告中互相攻擊,馬麗奧的一個競選廣告中形容羅斯為危險激進(Radical Dangerous),指羅斯同意削減警察撥款,而羅斯在廣告中則集中指形容馬里奧是一級騙徒(First Class Fraud)!

羅斯指馬里奧在當史島面對處方藥物濫用導致人命喪失時她卻投資強生(Johnson and Joshson)的股票,馬里奧澄清她只有100股,並說,很多教師,消防員和警車的退休計畫都投訴強生。

兩黨至今已在該選區投入數百萬元的競選基金,許多主流媒體和政治分析網站都將第11選區列為10大最關鍵競選之一,在近年的選舉中多次從紅轉藍,又從藍轉紅的該選區,11月3日的競選中是否繼續呈藍,或轉紅備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