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上週注意到,在2016年選舉日之前約兩週,希拉里開始失去她的國家民意調查領先的地位,當時的候選人特朗普上演了一場後期的捲土重來,將希拉里的國家民意調查數字縮小至選舉日的3%。這個數字非常接近希拉里最終的全國民眾投票+ 2.1%的幅度。

全國民意調查的利潤可以告訴我們,很多有關每個候選人贏得選舉的機會。我們上週寫道:“如果民意調查在下週的這個時間前,沒有開始上升的話,甚至是輕微的移動,那麼特朗普需要響起警報了。”

對特朗普來說是個好消息。自上週以來,民意調查的數字已開始朝他的方向稍作調整。對特朗普來說也是個壞消息。他面臨的赤字比2016年要大得多,並且在接下來的兩週內將需要更多的行動。

總統在未來兩週內捲土重來的機會可能是徒勞的。一方面,特朗普競選團隊認為《紐約郵報》裡的《獵人·拜登》的故事,及其隨後在Facebook和推特上的審查,可能會減慢希拉里的電郵的維基解密。而總統暗示《華爾街日報》正在為副總統拜登寫文章,將在未來幾天內發行。作為參考,有關聯邦調查局重開克林頓電郵調查的科米(James Comey)信件,於2016年選舉日前11天發布。

另一方面,全國各地的COVID-19病例數字和住院人數再次飆升的同時,總統仍然在舉行大型集會,並且沒有社交疏離。在周一的一次競選電話會議上,總統還稱福西博士為“災難”,並錯誤地宣稱美國正在大流行的好轉,而就連那些疫情處於紅色的州的州長也不認同。

週四將舉行最後的總統辯論,這就是說沒人知道未來幾天事件將如何發展。

 

(資料和圖片來自SF Gate,由李澤彤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