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周三就「通烏」醜聞進行首場公開聽證會,傳召署理美國駐烏克蘭大使泰勒(Bill Taylor)和副助理國務卿肯特(George Kent)作供。在整天的聽證會上,雖然有一些以前無聽過的新資料,但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內容可爆。民主黨一方和特朗普的一方都無明顯佔上風。總統特朗普的兒子埃里克中午在 Twitter 留言, 形容這個聽證會太無聊了。
  
公開聽證會過程由電視台直播。公眾都希望從證人口中,直接聽到特朗普有無作出濫權行為、以及有無壓迫烏克蘭政府協助他打擊明年大選年可能代表民主黨出選總統的拜登。不過,泰勒和肯特只是重覆了許多他們於上月出席閉門聽證會時講過的東西。肯特作供時,再次講述特朗普的私人律師、在政府內無官銜的朱利亞尼有計畫地抺黑前任美國駐烏克蘭女大使約雅諾維奇,導致她被罷免及召回美國。之後輪到泰勒作供,重申根據他的理解,特朗普政府威脅暫停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直至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同意公開宣布調查拜登為止。

其中一個重點是,在7月25日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進行引起爭議的電話通話的翌日,特朗普與美國駐歐盟大使桑蘭德通電話。當時,泰勒的一名助手也在場,聽到特朗普在電話中問桑蘭德有關調查拜登的事。那名助手聽到桑蘭德對特朗普指,烏克蘭已準備好做這件事。之後,那名助手問桑蘭德,特朗普對烏克蘭有甚麼想法?桑蘭德答道,特朗普關心調查拜登的事,多過關心烏克蘭本身。這段供詞十分重要,因為這顯示出特朗普知道烏克蘭當局調查拜登兩父子這回事。特朗普上周曾表示,他根本不認識桑蘭德,這個說法現在看來站不住腳。

周三的聽證會結束後,記者再追問特朗普。他回應指,對此一無所知,是第一次聽到。在這場公開聽證會上,極力為特朗普辯護的共和黨議員也有機會出拳,形容兩位證人是脫節的官僚,從未與特朗普直接接觸,也無與特朗普的權力核心接觸,質疑他們為何那麼權威地講述發生了甚麼事?以及他們是否真的知道特朗普有何意圖?
  
另外,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周三宣布,會傳召一位新證人出席周五的閉門聽證會。此人就是泰勒曾經提及的助手霍爾姆斯。桑蘭德則獲安排於下周出席公開聽證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