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接受全國家廣播公司(NBC)的專訪在周日播出,他表示,如果民主黨國會議員對他發動彈劾程序,自己將更容易贏得明年總統大選,成功連任。他又指出,自己有權將聯邦儲備局主席鮑威爾降職,但他從未說過要這麼做。另外,他又明言,當初任命塞申斯出任司法部長是最大錯誤。至於是否支持副手彭斯在5年之後選總統,特朗普則沒有明確表示支持。

特朗普在NBC訪談節目《會晤新聞界》(Meet the Press)被問到,他是否認為遭彈劾對於自己是政治層面有利的事情,他回答:「我認為自己更容易贏得大選。」

特朗普還重申他長期以來的指控,即聯邦調查局(FBI)對他的2016年總統大選競選活動進行反間諜調查,是違法的。他表示:「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我被監視了,他們對我做的事情是違法的。」他還指出:「所以彈劾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因為我沒做錯任何事。如果你看(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米勒的報告,並沒有勾結情事。」

雖然米勒在報告中不願就特朗普是否妨礙司法作出論斷,但報告提出10項特朗普意圖妨礙調查的事例。米勒報告出爐後,民主黨人對於特朗普是否應該被彈劾一事陷入分歧。

另外,特朗普說,他有權將聯儲局主席鮑威爾降職,但從未說過要這麼做。他表示:「我從未威脅要把他降職。假如我想,我可以這麼做,但我從未這麼說過。」特朗普在專訪中一再表示,他對鮑爾的表現「不滿意」,「我不認為他表現稱職」。特朗普去年10月曾炮轟鮑威爾掌舵下連番加息,已經「瘋了」,之後幾個月一再向聯儲局施壓,要求減息。

彭博社早前披露,白宮法律顧問辦公室今年2月曾評估拔除鮑威爾的聯儲局主席頭銜,把他降職為理事的可能性。

特朗普又表示,如果能有個重來的機會,那他會想在「人事」決定方面重頭來過,包括任命塞申斯擔任他第一位司法部長這個決定。特朗普說:「如果我有一次重來的機會,我會說,我不會任命塞申斯當司法部長,那是最大的錯誤。」

此外,特朗普在被問到是否支持副手彭斯在5年之後選總統的問題時,沒有回答,他宣稱是因為突襲式的發問,他措手不及,不過主持者後來再問一次,他還是沒有幫彭斯背書。

特朗普是10天前在霍士新聞節目上,被問到是否支持彭斯選總統的問題,他頓了一下,沒有回答。後來,他在NBC的節目上解釋,說記者問得太突然,他根本還沒想過那個問題,NBC的主持人於是又問了一遍。他說,他不知道彭斯是否對總統大位有意願。彭斯雖然沒有明確表過態,不過一般認為他當然想更上層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