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容易又中秋,今年中秋和十.一國慶並排,連同周六、日變成四日長假。過往這類長假是港人外遊好時機,市面會較為平靜。今年外國疫情翻爆,外遊成為難事,市民大都留港,過一個悠閒假期,也不失為休閒充電的方式。然而,這幾日在網上,就有不少帖文,呼籲市民上街,究竟四日長假會否又有街頭衝突,警方也不敢掉以輕心。

重判個案陸續現

今年民陣申請十.一遊行,被警方提出反對。在過去幾次重要日子的集會,警方反對民陣或其他主辦者的遊行示威申請,之後都有人發動聚集,結果惹來官非。今次十.一會不會有人仍敢以身試法,可能要到時才清楚。非法聚集雖然不是重要罪行,但舉證相對容易,很多人提出似是而非的理由「行街」,最後都面臨檢控。

警方採取嚴打非法聚集的態度,多少是吸收了過去一年多社會運動的經驗,若然大批人群聚集,很易就出現情緒失控,觸發嚴重事故,屆時違法者觸發重罪,付出的代價就會非常沉重,後悔已經太遲。

因為在集會做出過激行為的案件,近日陸續有裁判。上個星期,法庭判處三名在新城市廣場聚集期間襲警傷人的男子入獄三至四年,是較為矚目的一例,其他情節或罪名較輕的案件,數目更多。牽涉其中的不少都是年輕人,在入獄幾年後,半生的前途隨時就被毀。

恐被人用完即棄

在新城市廣場案中,警員被大班暴力示威者圍攻,結果嚴重受傷,罪成被重判是意料中事。事發當日,有被告聲稱只是途經現場,一時受氣氛感染而犯案。當事人是否偶然犯案是一回事,但當日出手傷人的示威者很多,他們可能很多人都心存僥倖,以為自己不會被捕,結果是「出得來行、預了要還」,最後還是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同樣的案例陸續有來,昨日又有一名去年輟學的十八歲學生,夥同兩名黑衣人貪「好玩」向警署投擲汽油彈,被判入獄三年十個月。很多在街頭違法的人士,都以一些政治理念為由行事,被捕後就發覺低估了後果。像這名學生在法庭上就表明,是受了傳媒渲染,加上一時快意,結果就成了階下囚。

這些年輕人違法入獄,在抗爭運動中變成一張張模糊的臉孔。最近,有人留意到在被告人士中,有位名叫「韓寶生」的示威者,他的名字與網傳「八三一」當日在太子站遇害的社運人士同名。在太子站被傳「殉難」但一直查無實證的韓寶生成為文宣的烈士,而這位活生生的韓寶生上庭以來,就未見有甚麼人出來支援或理會,很有點用完即棄的感覺。

防跌入文宣陷阱

社會運動一年來,隨着警監會報告、死因庭研訊,很多網上文宣繪形繪聲的傳言都被證明是子虛烏有,只是因為這些假象跌入了法網的年輕人,就未必能夠自拔。抱着橋不怕舊的想法,十.一抗爭的文宣仍然源源不絕出台,發布這些訊息,既會誤導其他人以身試法,同時本身也是踩着犯法的地雷,隨時有可能中招。今個國慶日,警方已經嚴陣以待,所以抗爭的風險,絕對不宜低估。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架勢堂」作者:齊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