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進軍遊戲業務受挫。路透社資料圖片
谷歌進軍遊戲業務受挫。路透社資料圖片

2019年,谷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曾宣布,將推出建立在雲基礎設施上的遊戲平台Stadia。但谷歌自主研發的Stadia遊戲卻從未成為現實。本月早些時候,谷歌宣布將關閉Stadia Games and Entertainment(簡稱SG&E)部門,並將陸續聘用的150名資深遊戲開發者全部解僱,這些人原本要為Stadia製作第一方遊戲。

許多失去工作的開發者仍然不清楚原因,但熟悉Stadia運營的消息人士認為,在向兩家遊戲工作室投入數千萬美元之後,谷歌無法忍受打造高水平視頻遊戲所需的昂貴而複雜的創意過程,特別是考慮到Stadia那微不足道的訂閱數字。騰訊科技報道,一位Stadia現任員工表示:「我甚至懷疑Stadia領導層對他們所做的事情瞭解有多深,他們做出了誇張承諾,卻無法兌現它們。」

四名Stadia現任和前任員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儘管谷歌進行了大量投資和招聘,但它永遠不會專注於遊戲開發。這家更擅長提供服務的科技公司並不是為了滋養混亂的、多學科的遊戲馬戲團而成立的。

2018年,谷歌聘請了索尼和微軟的前高管菲爾哈里森(Phil Harrison)領導其Stadia部門。一年後,哈里森熱情地表示,谷歌已經向100多家遊戲工作室和1000多名「創意人員」交付了Stadia硬體。他還宣布成立SG&E,「致力於打造專門為Stadia設計的體驗」。但在此幾個月之後,谷歌才開始真正僱傭大部分遊戲開發人員。

谷歌花數年時間開發Stadia的底層服務,該服務於2019年11月19日推出。兩位消息人士稱,谷歌的第一個錯誤是將Stadia的開發與SG&E的存在割裂開來。兩位消息人士稱,僱傭遊戲開發人員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谷歌在早期的優先事項,這導致了谷歌位於山景城的技術人員與其兩家遊戲工作室之間的信任破裂。

一位目前在SG&E工作的消息人士說:「谷歌實際上是一家工程和技術公司,製作內容在谷歌通常行不通。」

從一開始,谷歌試圖充實他們遊戲團隊時,聘用資深遊戲開發人員就遇到了一個又一個障礙。眾所周知,谷歌的招聘過程既漫長又複雜,可能需要6到9個月的時間。谷歌還花了一段時間才擴大了招聘標準,以適應遊戲開發所需的技能,而不是專注其傳統領域。兩位消息人士稱,其目標是在五年內吸引2000人為Stadia開發遊戲。

然而,谷歌是一家高度結構化的公司,依賴於高度結構化的流程。另一方面,遊戲開發是有機的。這是混亂的,而且它同時發生在使用無數不同軟件的多個學科之間。三位消息人士稱,谷歌在遊戲製作的最基本原則上設置了障礙,比如拒絕允許使用某些遊戲開發軟件(顯然是擔心安全問題)。

兩位消息人士稱,讓超級精緻的遊戲配得上谷歌革命性的平台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這使得這項服務不可能與第一方遊戲一起推出。取而代之的是,Stadia首次亮相的是幾款成熟遊戲,包括《最終幻想XV》、《NBA 2K20》以及《Wolfenstein: YoungBlood》。無論是外部還是內部,反應都顯得不溫不火。

有人對Stadia進行了滿分為10分的評估,發現這款流媒體服務的延遲影響了《Mortal Kombat 11》,這是一款依賴抽搐反射和閃電般輸入的格鬥遊戲。

即使直接將光纖連接到路由器上,也要以犧牲品質為代價來訪問各種設備。SG&E員工也擔心這項技術在發布時讓人覺得像是測試版。一位消息人士說,它本可以在不同的條件和不同的設備上進行更多的測試。Stadia沒有透露訂閱數字,但兩位消息人士表示,他們在2020年沒有達到內部預期。

然後,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了。2020年4月,也就是洛杉磯工作室設立一個月後,谷歌凍結了招聘。皮查伊在一條內部資訊中說:「現在是大幅放慢招聘步伐的時候了,同時在用戶和企業依賴谷歌提供持續支援的少數戰略領域保持勢頭。而在這些領域,我們的增長對他們的成功至關重要。」根據四位消息人士的說法,遊戲不在這些「戰略領域」之列。

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如果公司要求凍結招聘,他們也不介意損害我們構建內容的能力。工作室還沒有完全搭建成型,還沒有做好製作遊戲的準備,谷歌就踩下了剎車。我們將其解讀為,谷歌在製作內容方面缺乏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