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洶湧的客戶訂單以及經常在家工作,高盛員工在動盪的2020年人均為公司創造的營收勁增15%。然而隨著過去一年的結束,高盛在每個員工身上的支出平均卻僅增加了2%。摩根大通投資銀行部門也是同樣景象,員工人均創收猛增22%,但薪酬只提高了1%。

幾個月來,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整個行業,那就是投資銀行如何在社會貧富差距尖銳的情況下犒賞在痛苦的疫情期為銀行帶來豐厚獲利的員工。答案是發錢「不要太慷慨」,至少這已經成為行業的普遍情況。雖然目前鮮有大型銀行披露投資銀行部門員工薪酬,但僅有的幾家所公布的數字已經令人關注到華爾街令人震驚的克制作風。即使從大銀行公布的全公司薪酬數據看,也是呈現出類似趨勢。

事實上這也不足為奇。最近幾天大行公布的財報凸顯出2020年的動盪如何打擊了包括放貸在內的其他業務領域,銀行留存了數百億美元壞賬準備金。儘管華爾街交易活動活躍,但六大銀行業巨頭的總收入與去年相比變化不大。六大銀行的員工平均薪酬僅提高了271美元。

現在,隨著政府的換屆,這些銀行準備迎接艱難時期,民主黨人一直對金融業薪酬水平抱有不少疑慮。從新任總統拜登最近為金融監管部門選擇的資深人士——例如提名Gary Gensler任證管會主席,Rohit Chopra任消費者金融保護局局長——以及拜登本人對於收入不平等問題的關注度來看,種種跡象表明該行業面臨著更嚴格的審查和監管。

前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分析師Mayra Rodriguez Valladares表示,「慷慨發獎金會引起社會的不滿聲音,你們給大銀行家、大交易員發的錢越多,他們的風險也越大」。Valladares目前透過諮詢公司為銀行人士和監管人士提供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