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荃(左)指,外匯基金料將會有防禦性對策,以免市場波動時會帶來太大的影響。
朱兆荃(左)指,外匯基金料將會有防禦性對策,以免市場波動時會帶來太大的影響。

  (星島日報報道)受惠去年主要央行採取寬鬆貨幣政策帶動股市及債市皆升,去年外匯基金的投資收入按年勁升21.7倍,至2472億元,為歷來第二高水平,投資回報率為6.2%,遠遠跑贏通脹。單計第四季,投資收入為453億元,按年扭虧為盈。展望今年,金管局總裁余偉文表示,投資環境充滿挑戰,國際局勢仍存隱憂,加上利率已處低位,再調節空間有限。慎防市場波動,外匯基金會有些防禦性對策,增持現金。

  去年外匯基金的股債投資表現理想,均錄得過千億元的投資收益。股票投資賺1224億元,扭轉前年損手局面,其中港股賺221億元,其他股票大賺1003億元。債券的投資收益則達1144億元,按年增近1倍。不過,外匯估值續蝕,虧損按年擴大44%至103億元,主要受到去年尾港匯轉強拖累。

  余偉文解釋,去年外匯基金的股債投資收益不俗,是由於去年全球主要央行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令股債市得到支持所致。

  展望來年,他指,投資環境依然充滿挑戰。隨著中美最近簽署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市場不穩定因素有所緩和,環球經濟似乎有回穩迹象,但隱憂仍然存在。中美後續的貿易談判進展、英國脫歐如何落實,以及中東不斷演變的局勢,都有可能左右市場氣氛。

  他續指,另一憂慮是現在全球利率已處於低水平,部分主要央行更採取負利率政策,往後央行再使用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的空間已變得有限。去年股市上升主要是受惠於充裕的流動性,而不是企業盈利及宏觀經濟等基本因素。現在不同市場的資產估值已達較高水平,若全球經濟未見明顯反彈,市場是否能維持上升動力實屬疑問。

  就今年外匯基金表現是否難勝去年,他謂,「今年投資環境唔容易,好難預測今年(外匯基金)的成績如何」。他又說,金管局會密切留意市場發展,有需要時調整投資策略,並持續多元化投資。

  外匯基金投資辦公室首席營運官朱兆荃補充,鑑於資產市場已上升不少,雖然不能說沒有再升的機會,但風險就愈來愈高。因此,為慎重起見,「我哋會有啲防禦性嘅對策,在某程度我哋會增加多啲現金嘅投資」,以免市場波動時會帶來太大的影響。

  另外,外匯基金的非美元資產比重已由2014年的17%、18%逐步降至2019年的約10%。外匯基金投資辦公室首席風險官劉慧娟稱,自2014年開始下調非美元資產比重,主要是考慮到外匯市場較為波動,遂作出有關決定,以減低外匯引致的估值波幅,故未來會因應市場狀況再作調整該比重。

  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學系副教授麥萃才坦言,今年投資環境挑戰增多,外匯基金回報未必好過去年,因環球經濟不穩定,料環球股市亦會較為波動,或會有較明顯的調整;且若美元偏強,帳面匯兌損失將不利於外匯基金的非美元資產;惟外匯基金的債券投資回報或會較穩定。

  2019年財政儲備從外匯基金分帳294億元,收息率為2.9%。在扣除所有支出及應計費用後,外匯基金累計盈餘增加1486億元,至7590億元。截至去年底,外匯基金的總資產增加2042億元,至42591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