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金融危機以來,德意志銀行經歷了一系列困境,包括利潤下降、接受監管處罰、投資者的質疑等。路透社資料圖片
自金融危機以來,德意志銀行經歷了一系列困境,包括利潤下降、接受監管處罰、投資者的質疑等。路透社資料圖片

據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德銀的主經紀商(Prime Brokerage,簡稱PB)業務部門的收入已經連續第三年下降,而同期其競爭對手,投行摩根士丹利、高盛以及摩根大通的該業務收入都出現了增長。

德銀一般不公開PB業務的業績,但彭博社報道,據知情人士透露,自2015年以來,德銀PB業務收入已縮水超三分之一,這也是導致去年該行股權交易部門虧蝕7.5億美元的主要原因。但德銀表示,這個跌幅並不准確。在金融危機之後,德銀曾經通過利用美國競爭對手的弱勢,率先佔領了美國PB業務的市場。但近幾年風水輪流轉,隨著德銀融資成本的上升以及信用評級的下降,德銀喪失了大部分PB業務的市場份額,德銀的客戶也正在減少資金的投入。
德銀的發言人在一份電子郵件中表示,該銀行一直致力於重塑其PB業務,以提高回報並降低其資產負債表。「我們看到迄今為止,我們的餘額在增長,回報具有吸引力,我們預計這種趨勢將持續下去。」
彭博社指出,PB業務與對沖基金客戶建立的關係通常是該銀行交易部門的生命線,因此,德銀PB業務收入的長期下滑拖累了整個銀行的盈利能力,可能導致近期德銀在考慮與另一家德國銀行——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 AG) 合併。
德銀與德國商業銀行的合併計劃已遭到德國Verdi工會的強烈反對。工會認為,合併並不會幫助德意志銀行,反而合併後的集團將成為外國惡意收購的目標。
自金融危機以來,德意志銀行經歷了一系列困境,包括利潤下降、接受監管處罰、投資者的質疑等。2015、2016、2017連續三年時間,德銀的財報顯示全部虧蝕。
深陷危機的德銀融資成本已經超過幾乎所有其他歐洲大型銀行,而過去數十年,廉價的融資一直是德意志銀行競爭優勢的基石。儘管去年全年,德意志銀行才終於實現自2014年來的首次盈利,全年凈利潤3.41億歐元,但糟糕的投行業務使其四季度收入連續第八個季度下滑。德意志銀行銀行CEO ChristianSewing表示,未來將執行更多的削減成本行動。
上周,據匿名知情人士透露,德銀員工得知了2018年度獎金的消息,很多人的獎金都被大幅削減,一些紐約和倫敦的銀行家竟然沒有獎金。德銀將2018年度的獎金池大幅削減至不足20億歐元(約合23億美元),較2017年下調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