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保守派社運人士蓋恩(左)與Howard Jarvis在1978年6月7日歡慶13號提案過關。美聯社資料圖片
共和黨保守派社運人士蓋恩(左)與Howard Jarvis在1978年6月7日歡慶13號提案過關。美聯社資料圖片

州長紐森如能逃過今年稍後舉行的罷免投票一劫,也許他應感謝1970、80年代活躍的共和黨保守派社運人士蓋恩(Paul Gann)的努力。蓋恩1979年成功爭取選民通過提案限制政府開支,如果做不到,便須向納稅人退稅。

所謂「蓋恩上限」(Gann Limit)僅於1987年實施過一次,當時州府向選民退稅超過11億元。

現在州府錄得高達750億元可觀盈餘,超過預期的160億元,促使紐森於星期一宣佈還稅於民,向三分之二中低階層退稅最高1,100元。

退稅時機對因疫情處理手法招致罷免投票的紐森可謂及時雨。

分析指出,即使沒有蓋恩上限,紐森還是會提出退稅,特別是鑑於疫情對中低階層家庭衝擊之大。從技術上而言,紐森還有兩年時間才需要對上限作出行動——屆時州官員才可確切得知超過上限的金額。

但疫情對民眾帶來強大衝擊,紐森決定宣布退稅惠及中產和無證移民。州財務局相信,紐森的建議滿足「蓋恩上限」要求。

該上限制定一項公式,在調整人口增長和通脹等多項因素後,維持州府開支於1978至79年水平以下。由於新冠染疫死亡推高死亡數、出生率下降和居民遷出多於遷入,加州去年首次錄得人口減少,再加上目前低通脹,庫房收入因州內最富裕階層收入疫下不跌反升而增加。

今次派錢令70年代納稅人起義而出現的「蓋恩上限」再受外界注目,蓋恩正是限制物業稅增幅的13號提案的聯合作者之一,後來30多年來,選民曾兩度投票調高上限。美聯社沙加緬度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