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乾旱情況持續,對加州和俄勒岡州邊界農民供水造成緊張。圖為克拉馬夫用水戶協會主席杜瓦爾及家人於2020年3月察看克拉馬夫河。美聯社資料圖片
美西乾旱情況持續,對加州和俄勒岡州邊界農民供水造成緊張。圖為克拉馬夫用水戶協會主席杜瓦爾及家人於2020年3月察看克拉馬夫河。美聯社資料圖片

美聯社屋崙電

橫跨加州—俄勒岡州邊界的農業重鎮正面臨有記憶以來最惡劣的乾旱之一,或意味今夏不少農民將須大量減少用水,以維持對當地部落的瀕危魚類品種,但亦因此加深農民、保育團體和部落的緊張關係。

經過一個月的延誤後,負責監督克拉馬夫河計劃(Klamath Project)用水分配的聯邦墾荒局(U.S. Bureau of Reclamation)料於本星期內,公佈夏季用水分配情況。

依目前情況看來,1,400名於22萬5000畝開墾農地耕作多代的農民可能分到的水量,不足以務農,甚至一滴水也分不到。這是20年來的首次。加俄兩州多個部落紛紛渴望,今年有足夠水維持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的瀕危和受威脅魚類。

對正在消失的天然資源的需求不斷增加,預示了一處農民、保育人士和部落多年來就誰對不斷減少的供水量有較大權利展開訴訟的地區,將有一個艱難且關係緊張的夏季。克拉馬夫和尤羅克(Yurok)兩個部落因簽有條款,令其漁業得到保障。

上一次、亦是唯一一次完全停止向農民供水的時間是2001年。當時乾旱令供水量減少三分之二,墾荒局向依賴克拉馬夫河的農田削減九成供水。聯邦當年決定令不少農民家庭失去事業,又導致一場有15,000人參與的大示威,從克拉馬夫河裝水,徒手傳至一條灌溉渠。共和黨更利用農民與保護魚的議題試圖修改《瀕危品種法案》。

今夏在疫情加上兩黨分歧更深下,區內有些人難以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何事。

擔任克拉馬夫用水戶協會主席的農民杜瓦爾(Ben DuVal)認為,雖不會有暴力示威,但農民「正被迫到牆角」,他又擔心用水不足影響他們將來。

該協會上星期向會員發出警告,指「今年來自上克拉馬夫湖的灌溉用水將幾乎沒有」。會方星期三(14日)將舉行公眾會議提供更多資料。

與此同時,克拉馬夫部落資深漁類生物學家戈諾(Alex Gonyaw)指,上克拉馬夫湖的亞口魚(sucker fish)在乾涸的礫石湖床中徘徊,等候水位上升讓牠們產卵。

面對農民和魚都等著水,戈諾形容現況猶如2001年情況,「對人對魚都是種壓力」。

有些人希望,今年危機將助持份者想辦法作出用水分享的讓步,保護克拉馬夫河生態和經濟,不會整個陷入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