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各行各業,不少人進入失業大軍,但《南加州新聞集團》專欄作家蘭斯拿(Jonathan Lansner)指出,加州職位流失並非如當初報告般高。

蘭斯拿引用聯邦勞工統計局的就業及薪酬季度普查指出,加州於今年第二季流失近10.2%職位,相對之下,同期州府每月數據顯示全州就業人數下降12.2%。兩者差距,意味著在加州1,600萬人就業市場約有30萬人之差。

差距如何產生?文章指出,大部份人經常追蹤的每月就業數據取自於全國70萬間企業,但季度調查的數字來自全美1,000多萬名僱主所填寫的失業保險金申報的分析。結果是季度分析通常是一個較準確的就業市場情況簡報,但不可避免的還有一些缺陷。

其中之一是時效性,由於季度統計需時,因此當10月月度就業數據出爐時,還在引述勞工部的春季季度報告。

蘭斯拿認為,州府數據誇大職位流失量一大原因,是季度普查是每月職位數字年度修訂的統計骨幹,經修訂數字將於2021年初公佈。

文章指,這份季度普查的其中一個矛盾是疫情如何衝擊低薪工作,職位流失之際,平均周薪卻增加。加州薪酬指標的年度比率今春上升10.9%,升幅是全美第12高。

也許有人覺得這種薪酬趨勢不合常理,但事實上任何數據組合的均值都可能受到某一極端的影響,新冠病毒打擊不少低薪工人從事的行業,如旅遊、娛樂和飲食業,因此仍有飯碗的工人和其較高薪酬,即可能推高均薪門檻。

同類情況亦在全美發生,周薪上升8.6%至1,188元。

當這類薪酬趨勢加上招聘形態,外界便能一窺在一個區域基礎上經濟損害的變化。

蘭斯拿指,截至今年6月,加州僱主削減薪酬總數0.4%,好過全美的1.6%。這個情況源於加州薪酬優渥的科技業員工迅速採取遙距工作。這個溫和的薪酬降低也許有助解釋為何今夏會開始有迅速但溫和的經濟復甦︰不少人有工可開,準備一旦企業限制部份放寬就會刺激消費。另外別忘記疫情初期失業人士還有可觀的失業福利可取,可促進經濟。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