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面上多種毒鼠藥被指為殺害山獅、雀鳥和瀕危野生動物的兇手,州長紐森因此簽署AB1788法案,禁止多種毒鼠藥使用。

這份紐森星期二(9月29日)簽署的法案將禁止使用第二代抗凝血型毒鼠藥(SGARs),直至州殺蟲劑規管局(DPR)局長證明已重新評估這些化學劑,並採納任何額外所需限制以減低對野生動物的影響。法案並無定下限期。

效力強大的SGAR避免凝成血塊,造成老鼠、松鼠和金花鼠等齧齒動物內出血。死亡會慢慢發生,毒鼠藥會殘留在鼠屍內,透過捕食者和食腐動物進食鼠屍後傳播。

州監管人員指出,這些受害動物包括山獅、山貓、金鵰、大鵰鴞、黑熊、太平洋漁貂、土狼和瀕危的聖華昆北美狐。

野生動物局官上月公佈,被納入一項洛杉磯以西荒野大型貓科動物研究的一隻成年山貓和一隻年幼山獅在吞下毒鼠藥後斃命。

SGAR的銷售早於2014年被禁止,只限於持牌滅蟲員使用,但它仍於商、農業廣泛被使用。

法案支持者稱,由於2014年禁令沒有減少對作為齧齒動物天敵的野生動物影響,因此需要有更強力的措施應對。

州漁類及野生動物服務局一項研究發現,由2014至2018年間,逾九成接受測試的山獅身上發現毒鼠藥,大部份被測試的山貓、漁貂和北方斑點鴞亦有同類發現。

受法案影響的毒鼠藥,包括「可滅鼠」(brodifacoum)、「撲滅鼠」(bromadiolone)、「雙滅鼠」(difenacoum)或「達滅鼠」(difethialone)。

包括害鼠控制公司、公寓管理公司和其他商業團體等反對者認為,那些毒藥是避免損毀和疾病的重要工具。他們提到2018年洛杉磯市中心爆發班疹傷寒,正是由經常黏附於老鼠身上的跳蚤所散播。

一些城市的齧齒動物數目近年急增,特別鄰近垃圾為患的無家者營地。

但法案批准相關毒藥使用以保護公眾健康,尤其有鼠患對人類健康構成嚴重威脅之時,還有保護水源等其他使用例外。美聯社沙加緬度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