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曾擔任三藩市地檢官,對於警務改革有切身體會。美聯社
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曾擔任三藩市地檢官,對於警務改革有切身體會。美聯社

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是地檢官出身,先後當選州檢察長和國會參議員,一直對警隊改革不遺餘力。儘管與執法部門關係若即若離,但有分析認為,她的三藩市地檢官經歷助她推動改革警隊。

近廿年前,三藩市地檢署與警方關係位處冰點。賀錦麗2003年首次當選地檢官時承認需與警方重建信任,但上任三個月後一名年輕警員遭槍殺,賀錦麗即表明僅尋求判處槍手終身監禁。她競選時已說明反對死刑的立場,但此舉觸怒警方,認為她對他們有欠尊重,雙方關係長期陷入谷底。

賀錦麗去年尋求民主黨總統提名時,因與警關係複雜,並未獲得執法部門首長的背書,進步派亦對她持審慎態度。

當她成為拜登副手,加上全美關注警隊和有系統性種族主義的聲音,給予她第二次機會。賀錦麗用過去從政經歷反駁總統特朗普指若拜登當選美國人安全變差的言論,表明一旦當選會落實改革,還用個人經歷談及全美反警暴示威。

她近日出席籌款活動時,更強調「我們需要有嚴肅的警隊改革」。

雖然賀錦麗與拜登皆未支持削減警方經費,但賀錦麗認為,美國需要「重新想像巡邏與社區安全是怎樣」。她經常說,提供公校足夠經費、高薪工作和高房產權比例,也可助鄰里變得安全。

賀錦麗任三藩市市地檢官時與警方的緊張關係,一直影響她2010年競逐州檢察長,當時全州最大警員組織支持她的共和黨對手。但她險勝後,即展開全州執法人員聆聽之旅,四年後角逐連任和2016年競選國會參議員時,皆獲警員組織鼎力支持。

2013至2017年擔任加州警員研究協會主席時與賀錦麗合作的杜蘭特(Michael Durant)形容,當年兩人「關係好到難以置信」。當州檢察長辦公室為警員訂立消除隱念偏見訓練時,賀錦麗向他請益。當州議會提案規管警員種族定性時,該警協亦有份提意見。

杜蘭特認為,雖雙方意見不是時常一致,但賀錦麗凡事聽取他們意見。現時杜蘭特定居亞利桑那州,雖然表明11月會投票給特朗普,但也坦言,不相信賀錦麗和拜登會如特朗普所言為警方帶來混亂。

賀錦麗本身並非一面倒支持任何警察改革,如反對州檢察長辦設特別檢控官調查警員槍殺案,認為應留給各地檢官處理。

曾於賀錦麗任州檢察長和聯邦參議員時任其幕僚的巴蘭基(Nathan Barankin)認為,那些決定部份源於她擔任市地檢官的經歷,亦明白需要改變心態才可作出長遠改變,「否則任何你所做的只會短暫,你一卸任就會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