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最高法院裁定,一名遭到警察壓頸致命的男子,其家屬有權從僱用該警察的縣政府獲得全額損害賠償,縱使死者被斷定須為自己的死亡承擔部分責任。

據《三藩市紀事報》報道,1986年通過的州選票提案第51號提案規定,基於「依比例過失原則」(comparative fault)的民事訴訟中的損害賠償應由責任方共同承擔,每方僅根據其過失比例支付賠償。該提案並未說明是否適用於所有民事訴訟,但法院表示,51號提案不應解釋為保護故意的不法行為者免於支付全部賠償金。

陳惠明法官在一致裁定中使用不法行為者的法律術語表示:「加州的依比例過失原則,從未要求或授權基於其他人的行為,減少故意侵權行為者的責任。」

在另一份意見中,劉宏威法官將本案的非裔男子伯利(Darren Burley) 之死與另一名黑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相提並論,後者於5月被明尼拿波里斯警察壓頸致死,犯案警察喬文(Derek Chauvin)被控謀殺罪,而造成伯利死亡的加州警察卻未被指控。

劉宏威與另一位法官庫耶勒(Mariano-Florentino Cuella)表示,儘管這項裁決為伯利的家屬提供一定程度的金錢救濟,但沒有承認令人不安的種族態勢,那導致美國在整個歷史上都認可對黑人施暴,其中包括致命暴力。

據報道,洛杉磯縣警於2012年8月接獲報案趕抵康普頓(Compton)的襲人現場,聲稱看到29歲的伯利明顯在毒品的影響下僵硬地行走並咆哮。一名婦女大喊遭到伯利攻擊,他開始追趕她,警察追上並將他推倒於地上,雙方打成一團,然後體重達200磅的縣警阿維萊斯(David Aviles)用一個膝蓋壓住伯利後背,另一個膝蓋壓在他的後腦上。另一名警員跪在他的腿上,其他人則用泰瑟電擊槍朝他射擊。伯利當場癱瘓失去知覺,被送往醫院救治10天後仍回天乏術。

伯利已分居妻子和5個孩子聯手提出損害賠償訴訟,陪審團判處被告須為家屬遭受的痛苦賠償800萬元,阿維萊斯使用不合理的武力,對伯利的死負有20%的責任,其他縣警負有40%的責任,伯利本人亦須承擔40%的責任。隨後加州上訴法院援引51號提案,將賠償金減少40%至320萬元。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