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總檢察長貝塞拉經常檢控特朗普政府。美聯社資料圖片
州總檢察長貝塞拉經常檢控特朗普政府。美聯社資料圖片

州府資料顯示,過去四年加州花費4,300萬元就連串議題提告特朗普政府,州檢察長貝塞拉(Xavier Becerra)稱此舉為加州減少了因白宮落實其政策而引起的數十億元損失。

《沙加緬度蜂報》報道,加州提出的訴訟阻止或拖延特朗普政府落實多項政策,包括人口普查的公民問題、削弱氣候變化、吊銷加州自訂汽車排放標準的權力和廢除保護奧巴馬時代保護年輕無證移民的「追夢者」計劃(DACA)。

加州的訴訟亦阻礙總統特朗普實踐其多個重要競選承諾,例如他一直夢寐以求的美墨圍牆和廢除《可負擔醫保法案》。

貝塞拉強調,每項訴訟是基於特朗普政府所做違反法律的事,「不是某天突然醒來說『再告特朗普會不會有趣呢?』」。

根據州檢察局辦公室向《蜂報》提供的訴訟成本摘要顯示,2017年6月30 日為止財年花費370萬元,一年後飆升至1,130萬元,之後兩年皆超越千萬元,2019和2020年分別花上1,200萬和1,600萬元。

這些訴訟延續自奧巴馬時代起不同黨派的總統與州檢察長之間展開的法律戰。共和黨治下的州提告奧巴馬政府有48宗訴訟;特朗普上任後,民主黨管治的加州提出或加入的訴訟逾90宗。

不過各州向白宮提出的訴訟更常見針對於特朗普,是否出自政治或與特朗普試圖大幅推翻前朝的醫護、教育、環境和移民相關政策緣故,外界對此存在分歧。

柏克萊加大法學院院長柴默林斯基(Erwin Chemerinsky)指出,雖然奧巴馬透過行政命令推動DACA等政策,「但與特朗普所做超越法律界線的比較無法言喻」。

他舉例,撤銷DACA、國會拒絕後撥款建美墨圍牆或認為《可負擔醫保法案》違憲,「這是記憶中最激進政府之一」。

不過聯邦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認為,加州提出的訴訟對聯邦日程帶來過度廣泛影響,因為它們導致下級法院頒佈全美禁制令,阻礙聯邦執行針對全美任何人的有爭議政策。他曾批評下級法院這樣做法在特朗普時代更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