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氣繚繞的聖他告魯茲山區。資料圖片
霧氣繚繞的聖他告魯茲山區。資料圖片

科學家發現聖他告魯茲山區的山獅體內水銀含量高。美聯社資料圖片
科學家發現聖他告魯茲山區的山獅體內水銀含量高。美聯社資料圖片

聖他告魯茲山區(Santa Cruz Mountains)常年出現岸霧(coastal fog)。加州大學研究員指出,經常遊走山區岸霧之中的山獅體內水銀含量,高於居於岸霧常現地區之外的同類三倍。
該份研究報告上星期刊登於《自然》(Nature)期刊,是首份報告追蹤水銀中毒性非常高的甲基水銀(methylmercury)的大氣來源,如何向上到達頂層的捕食者。同類水銀含量高的現象亦出現於居於霧區內的菁苔和鹿的體內。
帶領研究的環境毒物學家維斯—彭斯阿(Peter Weiss-Penzias)指出,由於菁苔沒有根部,因此菁苔的水銀含量肯定來自大氣,「水銀量在食物鏈越高層的有機體內濃度越高」。
研究人員分析了來自94隻居於沿岸的山獅和18隻非沿岸山獅的毛皮和鬍鬚。居於霧區內的山獅,水銀濃度平均為1,500 ppb(十億分之一)。霧區外、即遠離沿岸的山獅,水銀濃度則近500 ppb。當中有兩隻被研究的山獅接近致命程度的水銀濃度,可能減低牠們的生育能力。
水銀透過人類活動或大自然過程而排至環境之中,人類活動如焚燒廢物和燒煤,大自然過程如火山噴發或森林大火。霧中的水銀是海洋的水銀所造成。落在海洋的水銀會透過深水裡的厭氧性細菌(anaerobic bacteria)轉化成甲基水銀,當海水上升時浮回水面,然後釋放回到大氣之中,再經霧水帶回岸上。
維斯—彭斯阿說︰「霧正在使甲基水銀穩定在中等程度,霧會在內陸飄流,微滴落下,被植被吸收,滴到地上,這就是生物累積(bioaccumulation)的緩慢過程開始之時。」
研究人員表示,由於山獅的食物來源與人類有異,故這種情況對人類無風險。當地山獅的主要食物是又名黑尾鹿的騾鹿,佔其進食量九成。
聖他告魯茲加大環境學教授維默斯(Chris Wilmers)表示,高水銀含量意味對面臨棲息地消失的山獅而言來說,是一種額外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