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仁龍(左)及曾俊華(右)分別發聲明,反駁陳慶偉法官的指控。
黃仁龍(左)及曾俊華(右)分別發聲明,反駁陳慶偉法官的指控。

本報記者陳詠詩香港報道

前特首曾蔭權被控行政長官接受利益案,法官六日於高院頒下書面判詞,批評曾蔭權於審訊期間聘用公關,而他多名前同事及名人朋友先後到庭旁聽,前律政司司長及前財政司司長等亦有被點名,法官認為曾蔭權的做法是「走後門」,又形容此情況與被告邀請朋友或支持者身穿黑衣坐在公眾席,威嚇證人或陪審團,分別並不大。有到庭支持曾蔭權的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發表聲明,表示法官所言「不符事實」,他到庭屬「自發的決定」,非由公關安排。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則回應指當時「出席聆訊純粹是出於對朋友的關心」。
曾蔭權七日透過發言人表示︰「在過去幾年的困難日子中,曾蔭權先生很感激不少市民和朋友對他和家人表達的深切關懷和支持」。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則發表聲明回應法官陳慶偉於判詞中的評論,對於被指「由公關公司或顧問帶進法庭坐在專用地區,和陶傑先生的情況類似,不容置疑其目的在於通告和影響陪審團去視被告為好人和有社會不同光譜人士的支持」,他直指此言「不符事實」。
黃解釋於曾蔭權重審期間,他曾在去年十月二十六日到庭一次,是他自發的決定,並提到他與曾蔭權於二○○五年到二○一二年七年間在政府共事,作為其前同事和朋友,他到庭完全出於希望給予曾蔭權和他太太鼓勵和精神上的支持。他續指基於同樣理由,於去年一月在曾蔭權首次審訊期間到庭給予支持,他亦寫信給法庭就曾蔭權良好品格提供資料,而有關信件的內容已廣泛被傳媒報道。
而於去年十月二十六日,黃稱並非如陳官所言,被公關公司或顧問帶進法庭坐在專用地區,他在該天早上開庭前,在庭外先和曾蔭權及其家人稍聚,然後他和其家人一同進入法院坐於專用地區。黃強調,專用地區是預留座位給曾蔭權家人及朋友,故他兩次到庭皆非由任何公關公司或顧問安排。
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亦透過發言人指︰「他當日出席聆訊,純粹是出於對朋友的關心。」他又表示很高興看見社會上仍然有人,願意為遭遇困難的朋友伸出援手,相信大眾普遍都會認同這種普世價值。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七日接受本報訪問,指法官的言論並無質疑陪審團的公平性,而是對有關觀察感到擔心,並認為推翻陪審團裁決的門檻甚高,有關判詞對曾蔭權下月的上訴不會有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