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茂波妻子許步明(中)到庭應訊。陳浩元攝
陳茂波妻子許步明(中)到庭應訊。陳浩元攝
原告盧光漢夫婦。資料圖片
原告盧光漢夫婦。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潘琪慧香港報道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與妻子許步明於二○一一年十二月向漢基國際學校及家長發出含誹謗內容的電郵及文件,指該校校董盧光漢包庇他的龍鳳胎子女考試作弊,經審訊後陳茂波夫婦於高等法院被裁定誹謗罪名成立,賠償二十三萬元。雖然陳茂波夫婦上訴得直,但盧氏不服再上訴至終審法院,案件七日續審。代表陳茂波夫婦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七日陳辭指,案中沒有證據指陳氏妒忌盧氏,甚至他們並不認識,但有關作弊的謠言滿天飛,陳氏才寫信要求校方公開調查,而有關訴求直至最後一封電郵也是一樣。
作弊謠言滿天飛
原告是盧光漢、其子盧冠中及女兒盧亮臻,被告是當時任職立法會議員的陳茂波和許步明夫婦,代表二人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指,陳氏發出電郵出於真誠相信有人作弊,上訴庭也認為電郵沒有惡意中傷。首席法官馬道立卻指,從案件可見,許步明不理會言論對錯,「死牛一邊頸」發布言論,即使她對此有強烈信念,亦不等同她真誠相信便是真話。馬道立追問許步明發電郵原因,指許一直聲稱關注學術誠信和校譽,但若然她想校方裁定盧光漢的子女有作弊,而她對言論真假漠不關心,便證明言論或有「惡意」。
余若海又指,許步明跟校方就事件討論過並有結果,她會跟其他家長解釋,馬道立隨即問:「她有沒有?有沒有證據?」余表示沒有,但相信很可能會這樣做。馬道立指,若原審法官沒有引導錯誤,陪審團裁定陳氏誹謗的裁決不變,上訴庭的裁決亦可不理會。
余若海回應指,即使原審法官沒有錯誤引導,陪審團的裁決亦不恰當,而且本案原審確引導錯誤。另外,余若海認為案件可不用重審,維持上訴庭的判決,但如果終審法院決定下令重審,希望根據法例批准改由一名原訟庭法官審理本案,不用陪審團。非常任法官韋彥德指,原審時沒有向陪審團解釋「受約制特權」,建議若決定重審,可先委派一位法官就「受約制特權」作決定,再選陪審團就其他事項作審訊裁決,余若海亦認為建議可行。雙方律師已陳詞完畢,終院法官押後頒書面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