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露疲態的戴耀廷登車前往法院。
面露疲態的戴耀廷登車前往法院。

  (星島日報報道)民主派五十五人參與去年七月中「35+初選」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其中四十七人包括初選發起人港大法律學院前副教授戴耀廷等,周日被落案起訴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自本周一下午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並展開了「馬拉松式」法庭聆訊,昨亦由中午十二時開始續訊至晚上約十時半。《國安法》指定法官兼總裁判官蘇惠德暫時共聽取了三十九位被告的保釋申請陳詞,今午將續聽取餘下八位被告申請,並向眾人言明「唔相信好耐」,預計將於下午有定奪。聆訊前後橫跨三日,一眾資深法律界人士均表示如此連續長時間初步聆訊前所未有,更形容為「創舉」,或會改寫下香港司法史上紀錄。連續長時間聆訊令部分被告在庭上累倒昏睡或不適送院,有辯方大律師指對眾被告實屬額外「肉體煎熬」。

  處理擔保申請的法庭聆訊橫跨三日,本報查詢多位資深法律界人士意見,接獲香港著名資深大律師、「金牙大狀」清洪回覆指其從事法律界逾四十年,亦未見過同類型情況。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則評論指案件一般牽涉一位或一小群被告,故能即日迅速處理初步聆訊,本案如此龐大被告數目相當罕見,相信以初步聆訊而言,本案時長堪稱香港紀錄。

  代表梁晃維及「快必」譚得志的大律師崔浩泉陳詞時透露兩位被告前天早上押抵法院大樓,應訊到凌晨三時,約五時才能離開法院,六至七時左右押抵荔枝角收押所稍事休息,昨早八時又再押往西九龍法院,對被告實屬額外肉體煎熬,希望蘇官管理案件時留意。

  身為大律師的被告劉偉聰昨自行陳詞時,指個人「污糟邋遢,衣冠不整」,因為「三日無沖涼,三日無洗頭,三日無換衫,原來失去自由係會褫奪埋個人衛生,褫奪個人儀容,甚至褫奪咗儀容所帶來嘅自信」。自言一生謹言慎行,反問「點解一生奉公守法,會換嚟咁嘅下場」。 劉承諾以後不會參與任何等級的選舉,及與選舉有關的遊行、論壇等,力陳自己不會在保釋期間犯案,又指自己本身正處理不少案件,若他棄保潛逃,無疑是辜負了客戶的信任。

  為配合本案聆訊,法庭中原可容納約十人的犯人欄,連同犯人欄前三四米範圍架設了的兩排長凳,供四十七位被告及看管被告的警員就坐。有律師代表透露被告席非常擠逼和侷促,楊雪盈、林景楠、譚凱邦及梁國雄周一午夜先後感到不適送院治理。除楊雪盈外,其他三人昨午均已先後出院,重返法庭應訊。

  另外,代表徐子見的大律師李少謙庭上又透露徐子見健康欠佳,胰臟有問題,並患有糖尿病,被捕後因未能注射每日兩支胰島素故暈倒入院,故缺席聆訊。

  聆訊至晚上約九時許蘇官指,有見部分被告例如戴耀廷非常疲累,已經睡着,提議先行讓部分被告離開到收押所休息,雖有被告揚言「我哋大部分想聽埋一齊走」,蘇官回應指如被告欲留下亦不加阻止,被告如一眾民主黨成員、公民黨成員、袁嘉蔚等陸續離去,最終餘下約二十四名被告在席。

  戴耀廷代表大律師張耀良臨休庭前提出有被告向家屬反映因連日上庭而三日未有更衣,衛生惡劣,大律師黃瑞紅反建議今早騰空時間讓被告在院舍梳洗,期間鄒家成不住點頭同意。曾任職懲教署的查錫我分享經驗指因需時檢查符合程序,家屬難以短時間內送衣物予各被告。蘇官於晚上約十時半為平衡各方,終押後案件至今午,再聽取餘下八位被告包括施德來、朱凱廸、伍健偉、陳志全、呂智恆、岑敖暉、王百羽、余慧明的保釋申請陳詞,期間眾被告續還押懲教署看管。

  此外,醫院管理局總行政經理(質素及標準)劉家獻在疫情記者會確認余慧明被停職一事,他指醫管局一直以來有既定程序,若有員工工作上因為任何事被控,如今次涉及違反國安法,醫管局都是按程序處理,有需要的話會作停職安排,他指所有員工都要遵守有關程序。除余慧明外,同樣參加初選的醫護代表,還包括前仁安醫院護士訓練學校校長袁偉傑。雖然他未被起訴,但亦接獲醫院通知提出「建議離職」,並離開護士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