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於長洲警署的「警貓」「小白」(左)與「哈姆」(右)相擁午睡。
居於長洲警署的「警貓」「小白」(左)與「哈姆」(右)相擁午睡。

  (星島日報報道)與警隊結緣的動物,原來不止是警犬,當中「警鴿」昔日協助水警「飛鴿傳書」與同袍聯絡,其後因通訊技術進步退下火線;近年不少警區則飼養「警貓」,當中長洲警署飼養的一對流浪貓,除了成為警署標誌,其中一頭更經常跟隨軍裝警員外出「巡邏」,深受街坊愛戴。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尖沙嘴水警總部沒有無線電通訊設備,為與停泊於港口的水警輪聯絡,於是效法古人飼養「警鴿」,由牠們傳遞書信字條,這段歷史由早年的警察刊物圖文並茂記載下來,當中提及「飛鴿傳書」由來已久,但已無從考究何時開始。隨着科技發展,通訊技術不斷改進,「警鴿」後來全數退役。

  至於「警貓」在不少警署出現,背後其實是一段又一段愛心警員收養流浪貓的動人故事,其中二〇一〇年,一頭懷孕的流浪貓為了逃避狼狗欺凌,負傷躲進長洲警署,誕下「小白」與「哈姆」後因傷離世,一眾警員不忍稚貓孤苦伶仃決定撫養,兩頭小貓亦深得各人喜愛,當中「小白」平易近人,喜歡在警署一樓露台曬太陽,並迎接警員上班,又喜歡在飯堂「監視」警員用膳;「哈姆」特別喜歡跟隨軍裝警員外出「巡邏」,深受街坊歡迎,又愛逗弄警員,老想別人替牠抓背。

  兩貓在長洲警署「駐守」近十個春秋,漸漸成為警署標誌,牠們因年齡漸長,少不免有「老人病」,幸獲一眾警員慷慨捐輸醫療費用,讓「兩老」得到適切治療,可惜「哈姆」去年初離世,在疫情肆虐下,一眾愛心警員只能為牠舉辦簡單悼念會,並默默告訴牠:「『小白』就交給我們照顧吧!」